秋日鹤_

鬼鬼。銀時命。
cp詳見tag和歸檔。
自說自話

© 秋日鹤_
Powered by LOFTER

[鳴佐]天國的箱庭 一(1) 漢化 修改版

PS:隔了这么久才放出来对不住了。。懒得改格式了,大家看的时候请随意哦。这篇文章是鸣佐视角切换写的,如果有看不懂的情节可以翻之前佐助序章的话来看。(鸣人还真是啰啰嗦嗦得不行啊。。根本没有察觉自己已经喜欢佐助的心意)。那么,食用愉快哦~


第一章(1)

     

真是长叹了口气啊。

你已经很努力了佐助。曾经的你是那么反感村子,把整个木叶都弄的天翻地覆。

但是现在,不出我所料,佐助只是轻叹了口气,但仍努力在村里生活下去。虽然看上去像要哭了一样。

佐助是个温柔又聪明的人。

因为回到了村子里,大家都见到了佐助久违的笑颜。本想着,只有我想看到那温柔得像毒药一样,让人无法自拔的笑容,最终却由于众人的层层包围,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你,不是讨厌村子里的人们吗?

 

看着这一切的我只能紧咬着嘴唇忍耐着,无法理解眼前的景象。你们凭什么和佐助那么亲近地说话?凭什么擅自碰佐助的肩膀?我可是连他的手都还没碰到啊!

 好想怒吼。好想怒吼着把这些人赶走,想从大家那里把佐助夺回来。

因为我才是佐助的朋友啊!不是只有我吗?为什么,回来以后村里的所有人都和他称兄道弟了?

开什么玩笑!真想揍扁这群人!虽然佐助很温柔不会发怒,但我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不喜欢的话说出来不就好了吗。从前你不就是这么做的吗?为什么现在一点都不发怒?为什么你要对着大家笑?!!

“我,要回去了。”

“哈?说要为佐助庆祝回归的人不正是你吗?”
 

虽然很惊讶于鹿丸阻止我离开,但我现在心乱如麻,烦躁的很。看着这样强颜欢笑的佐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不爽啊我说!
 

正想转身离开时,鹿丸抓住我的手腕说,“你给我等会。”

“放开我。”

“你怎么了,这么烦躁?”

不知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看到这样的佐助就觉得超烦的啊我说!

“喂。”
 

 
    和我距离仅有咫尺之遥的鹿丸对我小声地耳语了几句。他微暖的气息吐在我的脸上,让人更心烦意乱。呵,受女孩子们欢迎也就算了,佐助居然在男人中人气也这么高。换做是谁都会像我一样不爽的吧。

“佐助好不容易能打起精神对大家笑脸相迎,如果你把这一切都破坏了该怎么办?”
 

这种事我也是知道的。不擅长与人交往的佐助能这样毫无怨言地对别人微笑,兴许也是为了融入这个村子吧。或许也是为了不让策划这场畅饮会的我丢脸。但是.......

“烦死了。”
  嘟囔出的话居然被鹿丸听到了。这算什么,真是没面子。但是,如果来阻止我离开的人不是鹿丸而是佐助的话就好了。 这是为什么?

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不对劲?为什么?我不是佐助的朋友吗,这一切不都是理所当然的吗?

啊啊....真烦人啊....




“鸣人。” 

为什么已经喝得醉醺醺的牙会在饮酒会的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站起来坐到我的位置上,擅自坐在佐助旁边“嘭嘭”地敲打桌子?这混蛋凭什么坐在那里?

“什么”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和鹿丸一起聊天时感觉真不错。” 

“哈?”
 

这算什么。什么叫很开心啊。真是不爽。为什么你这么轻易就让别人看到你的笑颜?明明是过去的我日思夜想都看不到的笑容,即使是现在也很少看到。那群家伙他们凭什么?!
  

本想站起来对他怒吼的,本是憋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的,但是因为看到佐助露出疑惑的表情,只能把所有的话打碎,憋在心里。

“.......”
 

坐在身边的佐助一言不发地把我的手从肩膀上拍开,疲态尽显地坐着。 呐。这么一反常态的你,是累了吗?
   即使在我身边也无法和我推心置腹地交谈吗?这是关乎信任的问题吧,不是吗?


“……你这是在干吗,真让人不爽。” 

察觉到我的视线的佐助朝这边看過來,一臉呆滯的他还硬说自己没醉。 全身都是酒味了啊我说。 

“佐助身体不是不舒服吗,怎么还笑得这么欢?” 

边说着我边往佐助的碗里夹番茄,再怎么说也照顾到了佐助最爱吃的东西。真不愧是我,考虑得这么周到。

“我这样咯咯地笑真是对不住了......哈哈哈...哎呀吃什么番茄啊,这种场合不是正常来说都是吃肉的吗。肉的话不就一直可以吃吗?” 

 

醉醺醺的佐助不小心往XX那里啪叽地打了一下。这样啪叽一下是做什么啦?!虽然不痛,但是这家伙的手可真是不老实啊!!


  “唔哇....你也就只能这样嚣张一下了。因为只靠一个人的话是生不出孩子的哦,小佐助~~”

“唔哦真恶心。还真是超级大白痴呐。” 
 

看着颦着脸的佐助,我根本笑不出来。你才是超级大白痴啊。明明什么事都不告诉我。 即使他就在身边,我也丝毫不感到开心。如果不是因为佐助的话我绝不可能这样消沉,绝对不会。
 

到刚才为止还很不爽的我越想越生气。呵,果然都是佐助的错啊。好好呆在我身边不就好了吗,到那群家伙那边去干嘛。

“呐,是因为我才那样笑的吗?” 
 

吃着刺身的我装作不在意地询问佐助,但其实已经紧张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听到他肯定的回答啊。啧这是干嘛,这家伙为什么又笑得这么勉强。 察觉到我的视线的佐助又一次迷惑地看着我。为什么,又一次露出那种隐忍得痛苦的笑容?
 

 心脏怦怦直跳。

”可别太得意了,超级大白痴。“

本是很温柔的声音的。看到佐助的笑脸,我的心却一阵抽痛,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呐,你在烦恼什么?就说为什么要露出那种很痛苦的笑容啊?你痛苦的原因,难道不能告诉我吗?

 

渐渐空旷的店里只有店员小姐为我们烤肉的声音,我忍不住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啊?鸡肉串?吃肉的话果然還是普通的唐扬烤肉最棒了。” 

“是啊,吃肉的话果然还是要烤肉啊。” 

    佐助美妙而明朗的声音隐没在烤肉的滋滋聲中。完蛋...我是真的紧张得不得了了啊..因为不知所措而紧张得不得了。

“这次我们俩一起去吃吧。” 


 

虽然邀请他了,但仍看不到佐助隐没于侧发中的表情。
 

因为,又一次看到他露出那种辛酸的笑颜,又是那种寂寞的笑容。
 

  哭泣也好,呼唤也好,似乎只有在佐助醉得要吐了的时候才能继续我的问题。你在烦恼什么?

——对你来说,无法对我言说的烦恼,是什么?


TBC


评论(4)
热度(22)
  1. 秋日鹤_秋日鹤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天國的箱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