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鹤_

鬼鬼。銀時命。
cp詳見tag和歸檔。
自說自話

© 秋日鹤_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 天国的箱庭 第一章(三)

最近完全没有见到佐助。
 
我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问了小樱,她只是很平常地说了句,“昨天在待机所里有见到佐助君啊。”就转身离开了。(PS:待机所:忍者出任务前待机整理东西的地方)也问了鹿丸,但还是一样的答案。很平常地回答说在哪里哪里见过佐助了。那,为什么只有我见不到他??

难道只是因为任务的关系,时间完全错开了吗?

没办法,佐助今天的任务行程是纲手婆婆确认的,她也只是说佐助出任务去了。只是,在进入待机所的时候我仍擅自搜寻佐助的踪影。虽然知道他不在这,难道连见到他的这一仅存的希望都要舍弃吗?

嘛这也是我自己胡思乱想的啦,毕竟卡卡西老师也说,佐助最近很累,早早回家休息了。要知道,佐助是我憧憬的目标,也是我毕生的对手,现在对我而言更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是的,佐助是谁也无法替代的。他是我说什么都不会放弃的,绝对的存在。那家伙不在的话我一切的努力也就毫无意义了。

“鸣人。”
听到婆婆叫我的名字,只好硬着头皮走进火影办公室。“想和佐助一起出任务,别再说这种无稽之谈了。佐助出村做任务了现在还没回来呢。”婆婆一上来就拒绝我的请求。即使这样,我也只能扯着脸嬉笑着,但是心里早已是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了,“跟我开什么玩笑?!木叶村里不是一直都人手不足吗,还把佐助派出去做什么?”

“呐,婆婆~”

“不行。”

已经料想到我的意图的婆婆,就这样言简意赅地驳回了我的请求。那为什么连去探望佐助都不可以啊我说?!!

“你现在也开始去给我出任务!”
 
啊~~~~~~?!为什么啦我说!!!!!!!

我挠了挠头,虽然百般不情愿,但是只能去做任务了。但是结果,这是已经错开多少天了啊我说?从畅饮会到今天已经整一周了吧......诶不对...才这么几天而已吗?!
怎么感觉,好像已经有大概一个月没有见到佐助了。
结果,这任务居然是需要住在村外的,三天后才回到了村里。已经有十天没有见到佐助了。明明已经约好要一起去吃烤肉的,这样一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一起去啊我说。
 
“你的任务明天就结束了。”听婆婆交代完所有的事后,我立马从火影办公室飞奔出去,往佐助家跑去。佐助的任务今天就结束了,这样的话就可以一起去吃烤肉了吧我说,也可以说是别有用心的。别有用心?
不对不对,是善心,善心。
我慌张地摇摇头,把这奇怪的念头清除出去。我一边敲着佐助家的门,一边想着怎么跟佐助开口。哪....去哪家烤肉店吃呢?那个....一乐新出的烤肉超级好吃的啦我说!.......啊勒?

“佐助??是我啦我说!佐!助!助!!”
 
咚咚地敲了好久的门也没有人出来。为什么?

“嗯??”
  
我跳进佐助家屋顶的阳台往里看,房间里漆黑一片,真让人失望。
明明都和我约好了啊,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
满腹牢骚的我想用仙人模式寻找佐助的踪迹。不行,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太过火了?虽然不甘心,但也只好不情愿地走回家。

等等,为什么在我家门口站着的,是现在的女朋友。她来这里做什么?

“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抱歉啊鸣人君......没有和你打声招呼就过来了。只是今天听说你出任务回来了,等不及就过来了。因为都已经三天没有见到你了啊,对吧?”

哈?
 
  她边说着,边把手指缠绕上我的手臂,真是难以忍受。又不是佐助,干嘛这么随意碰我。
“只是三天没见嘛。不好意思,我现在很累,你先回去吧。”

“诶?”

她惊讶的脸瞬间僵住了。
我不想再看到这副表情了,快从我面前消失吧。
谁都好,快点来阻止我冲出去啊。佐助,不能是佐助,他是没法阻止我的不是吗。只有他不可以。所以快,谁都行,快把那家伙带来我面前啊。

“那,晚安。”
说完,我把她送出家门,随即把玄关的门锁起来。啊啊....这样一来应该就算和她分手了吧。

   
得赶紧找下一个恋爱对象了啊..
“啊——....”

真是不爽。其实我并不讨厌这个女孩子。我知道。但是现在好烦躁啊,我下意识地把眼前的垃圾桶踹飞了,里面的垃圾散落得到处都是。

  “可恶!”
 
莲蓬头的水哗哗地冲洗着头发,但是我完全冷静不下来。刚才是事出有因才进到佐助家去的啊。我这样,是不是像个鬼鬼祟祟的跟踪狂啊?
作为佐助的对手,我烦恼得一点也笑不出来。事实上在追回离村的佐助的时候,我就已经像个跟踪狂一样的了。现在估计也改不了了吧。因为,如果把佐助丢下不管的话,搞不好什么时候又会消失不见了。
是啊,佐助已经离开过一次村子了,再逃离村子的话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
呸,不许想这种不吉利的事。
心脏扑通扑通的声音让人厌烦。坏了坏了。虽然心里很焦躁,但是相反的,身体却完全动弹不得,更让人焦虑。如果还不去找他,会不会就晚了。

在寻找佐助这件事上,我没有输给任何人,只是输给了自己。
   
那家伙在村子里的时候把气息完全隐藏起来了。普通状态下是找不到他的。那就切换到仙人模式搜寻佐助的查克拉吧。——找到了。等等。除了佐助还有一个人。鹿丸?

“佐助!”
“哟。”
“你!”
  
我无视鹿丸抬起的打招呼的手,随即抓住佐助的胸口摔到墙上。
“这之前你这家伙到底跑哪里去了啦我说?!”

“等..冷静点!”
“烦死了!!!”

我朝着慌张前来搭救的鹿丸大喝一声,随即一点点靠近佐助。
“为什么不来和我见面?!”
“你这家伙在说些什么呢....任务执行三个月以上不见面都不稀奇不是吗。更何况从畅饮会到今天算起来也就十天而已啊。”
“鹿丸你给我闭嘴!这是我和佐助之间的事啊我说。呐,浑身都是酒味啊佐助。到底去哪里了,给我解释清楚!”

我紧紧地桎梏着佐助的双手,他痛苦地紧咬着牙齿死活不开口说一句话。虽然恼怒,虽然不甘心,但面对这样的佐助我却无能为力。
“和别的男人都到哪里去了,给我好好解释清楚!”

“别这样!!”
果然是察觉到不妙了吗,鹿丸用影子束缚术限制了我的行动,我只好松开了佐助。但,我可是知道你的术只能维持三分钟的!

我狂躁地斜睨着佐助,他只是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可恶......混蛋!!

这样的话不就和他当初离开村子的时候一样了吗。这样下去搞不好佐助又要逃离这里,到无人知晓的地方去了。

“鸣人......冷静下来了吗?”
 
我丝毫没有察觉到影子束缚术已经解除了。只觉得全身僵硬,身体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佐助。”
我小声地,嘶哑着声音呼唤佐助。即使这样佐助也只是飘忽着视线看向我,苦涩的黑眸里摇曳着光芒。
——这,是什么反应。

“任务,辛苦了。”
这算什么,我不想听佐助说这种话啊!

“只是和鹿丸一起喝酒了,真是抱歉。”

即使道歉了也无法让我释怀。

“为什么是和鹿丸一起啊我说!”
“啊——......”

鹿丸挠挠头,努着嘴自言自语地嘀咕着,露出一脸嫌麻烦的样子。我转过头看着佐助,满脸疲惫的他蹙着眉说,“只是,有许多话想和他说罢了。”,说罢又勉强地对我笑了笑。
这,算什么。
 
激动的心瞬间冷却下来。到底是为什么。
连我都不能倾诉,那和鹿丸又有什么好谈的?
搞什么,别把我当白痴!佐助这副样子我早就察觉到了。可是既然都已经让我察觉了,鹿丸为什么还保持着沉默,难道是为了佐助?
 
呐...这么说来你是选择了其他男人了吗?

脑袋里响起了嘎吱嘎吱,似要崩坏的声音。这是什么感觉,好像晕船一样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上来。


——重要的东西,就要放进箱子里。

啊—,是这样。
 
重要的东西,只要放进箱子的话就不会丢失了吧。

评论(3)
热度(20)
  1. 秋日鹤_秋日鹤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天國的箱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