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鹤_

鬼鬼。銀時命。
cp詳見tag和歸檔。
自說自話

© 秋日鹤_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汉化]天国的箱庭(第二章 第一节)

(序)

我为你准备了小小的箱庭。

只属于你和我,两个人的箱庭。

本想把你的纤细的手脚折断,用坚固的锁把你牢牢地锁住,不让周围扰人的人和事打扰你,

但是我只能不情愿地忍耐着现状,只有在做任务的时候才允许你自由出入。

——但即使这样,

你的归宿,也只有这里了呢。


是吧,佐助。


一 

在选择和佐助同居的新家时,我特意选择了比起旧家,离待机场更近的房子。

就为了能在佐助身边呆得更久一些。

就为了能让佐助在我的身边,呆得更久一些。

和常出村做任务的我不同,佐助基本无法自由出村,任务时间也比较短。所以今天也是,回家的时候佐助早已在家了。
 
终于可以真真切切地看到佐助的脸了。迫不及待地想听他对我说“欢迎回来”。而当想到他为我准备了晚饭时,就感到心中一阵狂喜。
 
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甚至早上起床时都是一起的。只要侧卧着就可以一直感觉到佐助的气息。这是怎么了,真是好安心的感觉。

为什么不能早点住在一起呢。总觉得这之前分开住的生活简直都在浪费时间。至今为止我到底是在装模作样地做什么啊我说。



“——呐,两个人一起生活感觉如何?”

和佐助一起生活当然是为了保护村子的利益。佐助不是普通的忍者,虽然目前只是下忍,但却是比任何上忍都要优秀的,拥有宇智波血继限界的唯一幸存者。虽然把他限制在村子里,但是当出现需要至少十位上忍才能完成的任务时,我和佐助组成的二人组就能拥有比这十人更强的战斗力。因此,他是村子中举足轻重的存在。
 
说是在木叶村的庇护下生活着,也只是名义上的事罢了。

佐助很强。更重要的是,他拥有举世无双的相貌。
 
对于存在价值如此之高的佐助,别的村子自然也想得到他。——所以。

“恩,超适应的。真是的,我就想为什么不能再早一点这样住在一起呢。没有把我的想法提早告诉你真的很抱歉,纲手婆婆。”

“你这家伙真是的。话说回来,佐助也已经回村半年了吧。”

“还没呢。还不到半年啊我说。”

“咳。真是的。你之前说过还害怕佐助再一次从村子逃走,现在应该不担心了吧。 ”

“我知道。我真正担心的是……”

“……担心佐助被其他村子的人带走?正因如此,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吧。即使敌人来袭,充其量也只会是遭到佐助的反击后结束。你明明是最清楚他的实力的,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还是超担心的啊。”

“不不不……过度保护也是个问题啊鸣人。”

即使她不说我也是知道的。
 
但是这隐隐不安的感觉,究竟如何才能消除?我是个笨蛋所以根本不知道怎么做啊。

这种时候虽然很想找人支招,但是我又不能去找小樱和卡卡西老师。因为他们知道这回我们同居的事情后,都觉得我做得太过分了,纷纷反对我。
 

“只是‘因为担心朋友’就住在一起,真的太奇怪了。如果是担心他逃离村子的话,同居什么的也太过了吧。现在根本没有监视佐助君的必要啊,而且是你,不是其他人,用以前逃离村子的事情威胁佐助君同居的话,佐助君绝对会责怪过去的自己,内心肯定会受到伤害。所以啊,鸣人你还是不要这样做了。”

虽然他们这么说,但是事到如今,我不觉得拿过去的事情当理由会伤害到佐助。现在只要佐助在我的身边,即使是直截了当地说出当时的事情也肯定不会有事的。就算没有在听,我想佐助也肯定不会被伤到的吧。

而事实上,在和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佐助似乎笑了。

话说回来,比起这件事,同居后的事情更让我感到担心。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何时起床的,心里无法抑制这恐惧的感觉,太痛苦了。

——佐助,应该是不可能从我身边逃走的吧。

只是这个想法就让我毛骨悚然,全身似要颤抖起来。身体要瘫软了一般,气息也……

“……婆婆,没别的事了吧?我,已经想回家了的说。”

“好好好,要亲热的话也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

“哈哈哈,你在说些什么呢!”

痛苦得快崩溃了,我飞也似地逃离了火影办公室。

好像是因为和佐助一起住的关系,每次任务结束后就急匆匆地飞奔着跑回家了。
因为,如果看不到呆在家里的佐助的话,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安心。虽然在家里留了一个影分身,但是总会发生有发生一些特殊情况的时候吧,到时候该怎么办呢?

佐助,佐助你在哪里?


——该不会在和我不认识的男人见面吧。


“佐助。”

回到家后,看到佐助拿着毛巾沙沙地擦拭着头发。看来是回来以后马上就去洗澡了啊,是做任务的时候弄脏的吗?

我拿了条新的毛巾,拉着洗得香香的佐助的手坐到自己腿间,一点点地擦干他的头发。这期间,佐助一直安安静静地坐着,实在是太可爱了。
最近即使是呆在家里,如果不能这样触摸佐助的话似乎就无法安下心来。也许,在触摸佐助时,在感觉到他细腻的肌肤时,才能真实地感觉到佐助就在我的身边。

我知道,笨拙的我只能尽自己所能温柔地抚摸着佐助。这是自然,佐助一直都是特别的。因为他是我过去憧憬的对象,现在的对手,永远的朋友啊。

“佐助。”

我从佐助身后深深地把脸埋在他的脖颈里,鼻子贪婪地嗅着他的味道。啊……佐助的味道……啊。

糟了。


下半身有反应了。

评论
热度(19)
  1. 秋日鹤_秋日鹤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天國的箱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