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鹤_

鬼鬼。銀時命。
cp詳見tag和歸檔。
自說自話

© 秋日鹤_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汉化]天国的箱庭(第二章,第二节,佐助视角)



    鸣人他,对谁都很温柔。

    我知道。......一直都是知道的。

    但是我从未想过那温柔会只对我自己展现。在鸣人温柔地抚摸我的头发的时候,我一瞬间不懂自己该怎么办了。
  
  

    如果他能对我再冷淡一些的话就好了啊。

    那天,他告诉我无法原谅我逃离村子后,我就希望他能冷落我了。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忘记自己的罪过,也不需要再期待更多,只要坦然接受自己所在的立场就足够了。但是....
  

    鸣人隔着毛巾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虽然第一天反抗了,但是接下来的几天鸣人仍然执拗地这么做,反抗无望的我也就默默地允许他这么做了。而从这以后,鸣人就开始从不间断地天天为我擦干头发。
 
   今天想着先快点把头发擦干,所以一回家立马就去洗澡了。
 
   在待机场的时候听到鸣人被五代目火影叫过去训话了,也许又要很迟才能回来吧,我这样想着。但是。



“佐助”
 
坐在沙发上的鸣人唤着我的名字,拉着我坐到他双膝之间。身体萦绕着满满的都是鸣人的味道,似针一样扎着我的心。距离太近了,鸣人像要寻求救命稻草一般死死地抱住我,不让我逃脱。
 
哪怕每次都背对着鸣人坐着,我对拥抱的抗拒仍旧敌不过自己下意识全身心地关注鸣人的心。

    喜欢——我对这样的自己完全束手无策,就是喜欢鸣人。
 
    我知道,这种时候如果开口的话,只会暴露自己快要溢出来的感情,所以,我只能把所有的话都咽到肚子里去,只能僵直着身体,一动不动地等待鸣人结束一切动作。
   似要让我融化一般,鸣人温柔而细心地用他的指尖抚过我的发丝。温暖的手掌,柔软的温度,放慢的时间,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想哭泣。


    可恶,自己真是没用啊。

    但是他为什么要那么细心周到地对待我。我不是女人啊,我又不是这混蛋得女朋友啊。我,到底是谁把这一切都搞错了啊?!!
   但是真的好高兴。他这样温柔地对待我让我很高兴,然而高兴的同时心里又浸满了苦涩,因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明明,不能再这样喜欢下去了啊。
   



 
  鸣人先把我的头发擦干,紧接着在我的背后又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声。

  突然,脖颈感觉到一股温热的吐息......诶?

“鸣,鸣人?”
 
   我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没有办法无动于衷啊,但是到底该怎么做呢。面对手足无措的我,鸣人只是小声地说道,“我,出去一会儿。”然后就消失了。



  ......难道是,不会吧。
 
     被发现了?今天一连串的动作难道暴露了我那背叛了友谊的卑劣的感情了吗?难道已经被识破了吗?
    可以感觉到影分身的存在。如果这家伙消失了的话鸣人一定会马上感知到的,所以绝对不能动手。别着急,冷静下来。
 
    和往常一样,家里还和往常一样没有动静

   静悄悄的家里,在做好晚饭两小时后还能感觉到影分身的存在。


   鸣人他,带着女人的味道回来了。


  “......欢迎,回来。”

   我脸色发白地颤抖地发出声音,但是希望鸣人不要察觉到。

    明显是经历了情事后露出了倦怠的表情,看着这样的鸣人我不禁眼前一阵发白。不要哭,我又没有被伤到。
“噢,我回来了。”

    像白痴一样笑着的鸣人抓住我的手,一把把我拉入他的怀里,就这样悄悄地拥抱着。

   在心里某个角落里,我似乎听到了崩落的声音。


  ——不对,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原本,对于鸣人来说,我只是个背叛村子的罪人,况且我并不是他的恋人,只是他的好友。而我站在朋友的立场上,早已背叛了“朋友”这种感情。

    是啊,鸣人他一点错都没有。想想至今为止自己的行为,本来说好了只要当他的挚友就好了,但是我自己擅自越过了这条界线啊。
 
    我是个笨蛋,真的是个笨蛋。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被他伤害了呢。

“佐助。”

   后背被鸣人温暖的体温萦绕着,他的声音好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一样。





   从那天起,鸣人回到家时,身上时常有着女人的气味。
   而且,每次都是不一样的味道。
 
    即便如此,到家的时候他仍然会拥抱我,帮我擦干头发这个习惯也依然没有改变,而且他仍然让我坐在他两腿间,引人遐想一般,像恋人一样从背后拥抱着我。

    每次,我都想无视自己怦怦直跳的心。适可而止吧,明明习惯了不就不会紧张了吗,明明只要这样静静听着心跳声就好了啊。 

    ——我到底,是谁的替身啊。



    不管鸣人是什么态度都好,我的归宿只能是这里了。之前的家被鸣人解约了,不......这也只是借口罢了。
    不对,因为难道......是啊......
    我不想承认,更是无法承认。难道是,自己已经被他温柔地牵绊住了吗?鸣人似乎早已口腹蜜剑地封住了我所有逃离他身边的可能性。更甚的是。

    无论过得多么辛苦,我仍想呆在鸣人的身边,事到如今更是难以离开他了。

    ——即使走到如此地步,我还是,喜欢着鸣人。

评论(5)
热度(20)
  1. 秋日鹤_秋日鹤_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天國的箱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