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鹤_

鬼鬼。銀時命。
cp詳見tag和歸檔。
自說自話

© 秋日鹤_
Powered by LOFTER

[青黃] 局外人

 




PO主第一次写青黄的短文,略有OOC请见谅。脑洞源于身边发生的真实故事,偏意识流写法,文笔还偏稚嫩,请各位多担待www


局外人

  • 诗峰

  
刚进国中的时候,只觉得青峰是个上课只会睡觉,脑袋里只有欺负人还有篮球的白痴,当然,他欺负的重点对象就是那位耀眼并会和青峰针锋相对的黄濑了。

 一直觉得他们只是会在篮球方面互相切磋较劲的伙伴,是国中时代并肩作战的队友。对于他们的关系,却一无所知。

 直到有一日,和黄濑放学一起回家的时候,无意问起他对青峰的看法。黄濑却一反常态地沉默了片刻,夕阳的余晖洒在他的侧脸,恍惚间看到他一闪而过的红晕。

 
“其实啊,我很喜欢小青峰的。”

虽然平时经常和其他伙伴戏弄黄濑,“黄濑啊,你这家伙天天缠着青峰1on1,还和他这么幼稚地抢食扔铅笔袋,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他了?”,但第一次看到如此严肃表情的黄濑,心里还是不由得一驚。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我第一次见到小青峰的时候就开始了吧。”

“你这家伙难道是M吗,他整天那么欺负你还会喜欢他?”

“小青峰才不是像你们想的那样,是个脑子里只有篮球的笨蛋呢!”突然被惹急了的黄濑恼怒地转过头,心底的情感完全暴露在通红的脸上。

“小青峰他啊,超级文艺的呢。真的好帅气,文武双全的男人现在可不多见了呢!”

不禁扶额,这家伙到底怎么看出青峰那个白痴是个文艺青年的。


为了论证黄濑是错误的,回到家后打开了青峰的空间,发现他几乎每天都会引用那么一两句歌词来“装忧郁”。忍住想吐槽他一万遍的心理,却发现有一个陌生的ID每天在青峰更新的第一时间在底下评论,有时是赞叹,有时是吐槽。而原作者有时也会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那个ID说两句。


没想到黄濑也会做如此痴汉的事情啊。

 

从那天起便鬼使神差地观察起这两个人的互动。在学校里,青峰和黄濑还是天天小打小闹,每天1on 1到很晚才回家;而因为要训练打比赛的关系,黄濑也渐渐习惯了和青峰一起回家,乐得耳根子清闲。回到家后,第一件事竟是打开青峰的空间看看更新,再看看那个陌生的ID在下面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回复。一来二往,这两个人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竟开始用同一位歌手的歌词相互留言,看得云里雾里,索性关掉电脑不再去思索。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很久,久到有一天发现那个陌生的ID不再出现在青峰的空间里,久到青峰越来越少更新那个空间,久到差点忘记了黄濑那个曾经严肃的回答。


春去秋来,进了高中以后,和黄濑依然是很好的朋友,也会坐着电车来往神奈川和东京探望他。有一次和黄濑在咖啡厅喝茶时无意问起他和青峰的现状。一如当时沉默的模样,黄濑略微叹了口气,笑道,“和小青峰当然还是最好的朋友啦。”滔滔不绝地向我讲述他和青峰考到不同的高中后依然经常电话联系,出来打1 on 1,还详细地告诉我有一次夜里青峰告诉他有喜欢的女生了,那个女孩子还送了他一块手表,他很替青峰高兴的事。

“那你还喜欢青峰吗?”,当时偷窥留言的回忆如潮水般涌来,下意识地问道。

似乎被这一问噎住了,黄濑的眼神突然暗了暗,“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啊。当然还是喜欢啊,好喜欢。其实我很不甘心,为什么小青峰会喜欢那个女孩子,如果他们在一起的话会不会很快就分手了,那个女孩子看着就像耐不住寂寞的女生,肯定会受不了小青峰那种性格的。但是我又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呢,我只是青峰的队友,甚至是对手。即使现在小青峰把我当做他的知己,会对我倾诉那些种种,也只是因为想到同样是男生,我又是模特,一定对女孩子很有经验吧……更何况,我们看似无话不谈,但仔细想想,我对小青峰喜欢什么根本就不了解。他的家人、他的朋友……我们似乎很近,却又相隔太远。或许保持现在这样才是最好的吧。”

叹了口气,虽然想问他当年在博客用匿名ID给青峰留言的事,却担心黄濑觉得没面子,碍于自己也没有足够证据和正当理由,索性沉默。

这两个人的事,或许还是不要插一脚的好。


咖啡厅的相见过后一段时间,时不时会听国中的同学谈起青峰,说交了新女朋友,又被甩,或者甩别人的事。向黄濑问起,也只是一笑而过,却捕捉到了他眼底的失落。

因为不想失去,所以不想捅破那层窗户纸,这样才能更好地留在他的身边。

或许黄濑是这样想的吧,但青峰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在时隔三年后又一次打开青峰的空间,诗意的签名和博文和这个已经开了量角器的糙汉子外表相比相去甚远。而华丽的辞藻背后,却隐隐约约透露着一个信息,不知是给那个许久未露面的ID,还是给现实中的黄濑。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我一再试探你一再隐瞒,有一种预感想挽回太难,对你还有无可救药的期盼,我坐立难安望眼欲穿。”   
  “其实我宁愿你不那么好,得不到也好,其实我还好期望你还好,我已经太知道,心要静才好,其实我们专喜爱得不到的,手松点也好。”


也许只缘身在此山中,这两个人却是难得地在这方面很不坦率。用这种歌词传情,竟是说者有意,听者却无心。或许他们会维持这样的境况直到老去,或许在某一天发生了某个转折让他们的人生最终交汇,作为一个局外人,只能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们,无力改变他们的未来,也无法知晓故事最终的结局。

-FIN-

 

ps:歌词来自陈奕迅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