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鹤_

鬼鬼。銀時命。
cp詳見tag和歸檔。
自說自話

© 秋日鹤_
Powered by LOFTER

[青黃] 暴風雨前夕

[青黄]暴风雨前夕

 


 

此刻的黄濑非常纠结。

和小青峰已经交往两年之久,周围所有的朋友都已经知道他们的事,每天都被闪瞎眼了,但是黄濑却仍旧不敢和家里摊牌。

原因是家里人都是非常传统的人,尤其是黄濑的妈妈,每天都念叨着黄濑什么时候能正经地找个女朋友,能在毕业后赶紧结婚让她放心。

“凉太,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赶紧正经谈个女朋友,别像以前当模特的时候那样天天和这个那个女孩子嘻嘻哈哈的。别再老是身边换人了,也该定下心来了……”

每当老妈在耳边念叨的时候,黄濑总会不耐烦地选择性无视,或者走开不再谈论这件事。而黄濑的妈妈见状更是变本加厉地凑上来和他讲道理,惹得他只好无可奈何地说,知道了知道了,妈妈您就别着急了,我这不正在寻觅呢嘛,哪那么容易找到我喜欢,又让您也满意的女朋友呢。一般来说,黄濑此刻就会一边狡辩,一边往房间走去并迅速关上房门,徒留黄濑妈妈叹气走远。

这不是一回两回了。从大一开始黄濑妈妈就会有一下没一下地提及这件事,到大二、大三的时候,提及的频率也就越来越烦,甚至有空就会抓着黄濑进行长时间的说教,而每次黄濑的内心,都是崩溃的。

 

他又何尝不想骄傲地告诉家人,他找到了一个心心相印、又非常优秀的伴侣,只是性别和他们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所以每一次差点就脱口而出的话只能硬生生憋在心里发酵。

 

不似黄濑的犹豫不决,青峰在摊牌这件事上和坚持他的篮球之路一样坚定和洒脱。在交往一周年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向家人宣誓了对黄濑的主权;而向来对青峰严厉的父母在了解了黄濑的一些情况后也出人意料地没有反对这段恋情,只是淡淡地对青峰说了一句,“对凉太好点,不要动不动就摆出你那臭脾气给人家。”

得知青峰家人的反应时,黄濑果不其然地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小青峰的爸爸妈妈都没有反对吗,没有说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吗,没有……”

“真是烦死人了你这只黄濑,老子说了喜欢就是喜欢,他们又能怎么样呢?再说,我又不像那些搞基的乱七八糟的关系,我是直男,只是喜欢的人只有你一个而已……”

青峰难得红了脸,最后的表白声也弱了下去。不过好在黄濑没有听清最后的一句话,又沉浸在纠结要不要告诉家人这件事上。

而这一纠结,一年半又过去了。

 

纠结的心理随着年龄的日剧增愈发地发酵,总有一天会爆发,只是爆发的对象和方式,总是意想不到的。

 

果然,在即将进入大四的那个暑假,两人为此爆发了交往两年半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此前并不是没有小打小闹过,只是这次,却给两人看似坚定的感情划上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

“你这家伙,是不是根本没有把我们的关系当成一回事,要不然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让你父母知道?”怒吼的是那个肤色沉浸在夜色中的男人,但浑身散发的怒气以及犀利的眸子仍令人不寒而栗。

“小青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人都很传统的啊,我这么久以来一直都在想到底要怎么开口。可是我妈又希望我正常地找个女朋友结婚生孩子,你告诉我如果让她知道我找了个三大五粗的汉子做对象,她不得气晕过去才怪。”一头金发的男人无可奈何地辩解道。

“那我老爸老妈也很传统啊,甚至我也是好嘛。遇到你之前我可是最喜欢大胸漂亮的妹子了,当然现在我也喜欢。咳咳,但是我面对了,事实上我父母也接受了。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好吗?”

“小青峰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没有那么复杂。正因为我对这段感情认真,所以才会这么纠结啊。从小到大我爸妈都一直把我当孩子看待,就算我交了女朋友也从来不告诉他们,就是觉得反正也不会长久,告诉他们干嘛。但是小青峰,我是真的想和你走一辈子的,如果不慎重地考虑我父母的想法,你觉得我们有可能厮守一辈子吗?”黄濑争辩得面色有些发红,媚人的眸子更因为生气而染上了一层水雾,让人怜惜。

第一次听到黄濑如此严肃地说出心里的想法,青峰不由得一愣。原来这家伙一直是想得这么复杂的吗,真是的,婆婆妈妈像个女孩子一样。

但冷静想想,青峰也不得不承认对黄濑家人摊牌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他见识过黄濑的母亲,和黄濑有着一模一样的精致脸庞,金色的眸子却透露着一股凛冽,似乎要把青峰从里到外都看个透彻。如果不能好好摆平黄濑的母亲,那么自己的下半辈子幸福也只能化作泡影。

一时间两个人沉默不语,各怀心事却是指向同一个目标。

“我陪你去跟你父母摊牌怎么样?”青峰率先试探性地开口。

“小青峰打算怎么说?”黄濑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行性,只是真的担心精明的母亲会把青峰一顿臭骂。

“告诉他们你黄濑凉太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我会对你的一切负责的。没有孩子我们可以领养,我会把你的父母当做我的父母一样看待。你受伤了我会做你避风的港湾,你累了我会做你坚实的后盾,你……”

黄濑再一次被惊得目瞪口呆,不由得把手放在青峰面前晃了一晃,确认青峰没有脑子坏掉以后,又把手绕到青峰背后,企图找到青峰为了背这些话做的小抄。

“你这家伙,就这么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吗?”趁着黄濑半拥抱着自己的时候,青峰小声地在黄濑耳朵边低吟。

不由得红了耳根,黄濑没好气地说,“不是不相信,是因为啊我妈最讨厌你这种油嘴滑舌、风花雪月的家伙了,从小就告诉我别和这种虚伪的家伙来往。”

被噎得没话说,青峰头上的量角器又加深了一点。

所以今天,在向黄濑父母摊牌的漫长道路上仍只迈出了微小的一步。


PS:这篇写的是青黄关系要跟家里人公开前夕的故事,主要是黄濑视角,因为我知道小青峰那种超级男友力+粗大神经+安全感+my pace的男人和家里摊牌是没有问题的。设定为青黄大三,即将大四,已经在一起的背景。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