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鹤_

鬼鬼。銀時命。
cp詳見tag和歸檔。
自說自話

© 秋日鹤_
Powered by LOFTER

[伏八/猿美]等风归来 壹(标题暂定/江户设定/1130)

梗来源于一幅K全员新选组ver的海报。很久很久没有写文了,第一次尝试这个风格的,请大家多指教。


 
 
 


----------------------------------------------------------------------------


 
 
序 初见


 
 
 


那是伏见猿比古与八田美咲初遇之际。


四月,樱花盛开的季节。




刚及束发的伏见被自家同母异父的兄长十束多多良送来京城最负盛名的草薙家学习剑道,当日,伏见穿着一身黑色武士和服,戴着眼镜,默默地跟着兄长来到草薙家门厅进行拜师仪式。当日到场的人数众多,均是慕名而来拜师学艺之人,伏见跟着十束坐在众人的最前面,冷冷地看着端坐在正位的草薙出云及其夫人草薙世理。


正当伏见烦躁于周围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和轻笑声时,发现一个脑袋从旁边的小门探出,机警地窥视着门厅的人群。伏见略微好奇地瞥向这位“不速之客”,原是一位身材娇小的少年,与众人不同地有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和一双清澈而充满灵性的大眼睛,清新而脱俗的气质与现场杂乱的氛围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伏见正纳闷于这位少年的身份之时,草薙示意让他入厅,少年便迈着轻快的步伐入场,端坐于草薙右边位上,全然不见刚才的谨小慎微,傲然地看向全场。


“那是草薙家唯一的公子,与你岁数相仿,似乎名叫美咲。”似乎看透了伏见内心的疑惑,十束笑着说道。


 “美咲?”伏见不禁觉得好笑,没想到这位长相清秀,颇有几分女相的少年竟取了这番女气的名字。


 当伏见正想回话时,草薙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缓缓道,“感谢各位肯来我们草薙道场学习剑道。相信大家都是有心学习之人,剑术之路非一日可成,需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进行练习和钻研,希望大家吃得下这苦,方可成为独当一面的武士。”顿了顿,草薙向大家示意身边的少年,“这是犬子草薙美咲,今日起同大家一道进入剑场学习,还请各位多多关照。”说着,使了个眼色给少年,少年点点头,随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是草薙美咲,年方十五,还请大家不要在意我的身份,与我多多切磋。我是不会输给你们的。”


在场之人都不禁开始轻笑,唯独伏见微微一愣,讶异于在这般正式的场合还如此桀骜的少年。然而仅是这一个如四月的阳光一般温暖和煦的笑容,连同那如黑曜石一般明亮的双眼和隐藏在稚嫩外表下狂放不羁的气质,竟深深地印刻在当时刚及束发之龄的伏见猿比古的心底。此刻的他并不知道,面前这位清秀的少年,会在之后的年岁里与自己的命运有着千丝万缕的纠葛,更是自己今生难逃的劫数。


 
 
 




 
 
 




 
 
 壹 初入道场


 
因道场离家甚远,且十束与草薙一家交情不菲,草薙出云便破例让伏见在家中住下。又因伏见与美咲年龄相仿,便安排他住在美咲旁边的客房,让他们得以经常切磋技艺。一来二往,两人也变得熟络起来。


草薙美咲原名八田美咲,尚在襁褓之时父母因战争双亡,被父亲的挚友草薙出云所收养。所幸草薙夫妇虽己无所出,却待八田如自己亲生儿子一般,并为了避嫌将他的姓氏改为草薙。成长于武士中的名门望族,自己又是家中独子,八田自幼便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即使遇见年龄相仿的伙伴,也因顾忌自己的家族身份,对方只得同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而伏见与以往接触到的同龄人不同,并不因为自己高人一等的身份地位而对自己唯唯诺诺,于是八田便像遇到了久违的知己一般天天叫伏见与自己切磋。而伏见虽天性冷淡不爱与人深交,却也拗不过天天跑来缠着自己比试的八田,只得与他交手过招。当然,多数情况下,八田因一味地追求进攻而败在略施小计便偷袭成功的伏见手下。


一日,八田又被伏见挑于剑下,而他并未如往常一样喊着要继续比试下去。因天气开始转热,身性体热的八田有些受不了这初夏湿热的空气和因刚才剑术的比试而黏在身体上细细密密的汗水,便坐在道场外面的走道上眯起眼睛享受这微风拂过的凉意。


 “猿比古你也快过来,这儿有风凉快些。呼,这天真是热死人了。”


 八田边笑边招呼伏见坐在他旁边。伏见有些好笑地看着像小孩子一样支起腿坐着的八田,便也将剑一收,沉默地坐在他旁边乘凉。


 已经夏天了啊,伏见看着日渐毒辣的太阳和头顶被风吹得叮当作响的风铃,默默地想着。转头看向被天气热得有些晕乎的八田,鼻尖沁出的细密的水珠,伏见并不觉得讨厌。这些时日与八田相处下来,虽然时常觉得这家伙有些聒噪,甚至热血,但对于同样是独自长大,只有十束一个亲近之人的伏见来说,有一个这样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伙伴,也并非是一件坏事,倒不如说,伏见已经渐渐默许这个同伴就这样待在自己身边了。


突然想起了什么的八田猛地睁开眼睛,兴奋地扯了扯伏见的袖子,“呐猿比古,我们出去买冰吃吧。这个季节家对面有个铺子会开始卖超级好吃的冰,走我带你去吃降降温。”


“啧,又不是小孩子了,好好呆在这里乘凉不行吗,非得跑到外面去吃什么冰啊。”伏见不满地咂了咂舌,并不想在这炎热的天气里跑到满是阳光的室外去。


 “哎呀别这么说嘛,那冰真是很好吃的。这样吧,这次我请你,不好吃的话咱们以后都不再去了行不?”八田不由分说地便把伏见从地上拽起来,拉着他往门口走去。伏见只得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毫无生气地望着眼前为了吃冰而兴高采烈的八田和门口毒辣的阳光。到底为什么这家伙总是精力旺盛啊,伏见在心底想道。


好在铺子就在草薙宅的正对面,没走几步便到了。


“老板,是我,来俩冰棍。”八田笑着和店铺的老板打招呼。


 
“是草薙家的公子啊,来来来正好我这刚冻好的冰吃了正好解暑。诶这位是你的朋友吗,来来你也来尝尝,还有加了些奶进去的冰,包你满意。”老板也招呼着伏见。


 “那我要一个加奶的冰棍吧。”伏见略微冷冷地说道,对老板的热情似乎有些无法适应。


 “猿比古原来爱吃加了牛奶的啊,真是奇怪的口味。我是一点牛奶都碰不得的,味道真是很奇怪啊。”八田一脸不解的样子看着他,“所以你才会到了这个年龄了还是那么矮啊。”伏见不着痕迹地揶揄道。“切,长得高了不起啊。告诉你我这是厚积薄发,再过不久我就能赶上你了。”被戳到痛处的八田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地叫道。


 “来,两位的冰棍,请慢慢享用诶!”老板热情的声音打断了伏见刚要脱口而出的反驳,两人接过冒着寒气的冰棍,转身坐在铺子门口的红色油纸伞下面开吃。


与大口大口啃着冰棍的八田不同,伏见从小被十束管着不让吃太多这些东西,因而一时间有些受不了这略微瘆人的凉意,只得小口小口地认真吃着,与炎热的天气不同,沁人的奶香味和着冰块滑入舌尖,确实将萦绕在周围的热气驱散殆尽,伏见不得不承认八田推荐的冰确实好吃。


而瞥着伏见认真吃着冰的样子,八田不禁有些晃神。身边的家伙虽然平时总是沉默寡言,对什么事情都淡然处之的样子,但现今居然能看到伏见如年幼的孩子一样认真吃着冰棍的模样。这微妙的反差让八田不禁更加好奇伏见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出生于怎样的环境,为何会来草薙家学习剑术......


思绪被越扯越远,直到伏见叫了自己一声,“喂,美咲,发什么呆,吃完了就回去吧。下午还要继续练习上课呢。”八田猛地惊醒,对上眯着眼看向自己的伏见,“哦哦,没什么。你这家伙吃得也太慢了点。话说很好吃吧这冰,下次还要一起来啊。”瞬间恢复往常笑容的八田拎起身边横放着的剑,小跑着跟上前方的伏见,往草薙宅的方向走去。


 
-------------------------------------------------------------------------------------------------------


 草薙道场的学员除了要学习剑道外,还要学习文化课,美其名曰是为了培养全面发展的新时代武士。然而这对草薙家的公子八田美咲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虽然自己自幼在草薙夫妇的教导下在剑道上颇有造诣,但一提到学习,诗词歌赋莺莺燕燕,抑或是碰上计算类的问题,八田就感到一阵头疼。于是乎每天下午的文化课上,听着草薙世理沉稳的授课声,对八田来说就是一首再合适不过的催眠曲。特别是今天这湿热的天气本就蒸得人昏昏欲睡,虽然早晨才吃过冰棒,但瞌睡虫还是逼得八田逐渐进入睡眠模式。坐在身后的伏见虽感到文化课的内容无趣,但还是撑着下巴看着前面那个一直在点头的笨蛋,盯着他脑后飘扬的两根发带和精致的后脑勺,默想着几秒后世理老师会敲醒那个无可救药的笨蛋。


三、二、一。果然,世理讲解完一个要点后发现了一如既往在睡觉的家伙,走过去不由分说地敲醒他。


“啊呀,疼死了老......老师。”被惊醒的八田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一睁眼才发现所有学员都在看着自己。对上世理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八田只得压下不满的情绪低着头等待世理的教训,面对这样示弱的八田,世理叹了口气严肃地说道:“草薙美咲,上课的时候不许睡觉,罚你把今天学的所有内容全部抄一遍,练习全部自己写,不许向伏见求救。”说罢,全班爆笑,惹得八田脸上一阵发热,而伏见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出糗,盘算着下课后八田又会怎么来向他求救。


果不其然,下课后八田叫住打算回房的伏见,“喂猿比古,那个.......等我一下啊,走那么快。”


“矮子的步伐那么小,我为什么要等你啊。”嘴上不耐烦地说着,却也确实放慢了脚步等着八田跟上来。“猿比古,伏见大人啊,有件事想拜托你......”八田握紧了手中的佩剑,结结巴巴地向伏见开口,“又要我教你写作业了是吗?”后者懒懒地睥睨着被看穿心思的八田,“嗯......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啊。哎呀拜托了,我上课的时候又没听,脑子又没你聪明,老妈又给我布置那么一大堆任务,头都快爆炸了。要是我完不成的话就没人陪你练剑了啊。”八田索性耍起赖来,然而最后一个原因把伏见所有反驳的话都堵在心口。


确实,论剑法,在所有学员里能和伏见匹敌的唯有八田,若是这个对手因为作业这种无聊的事情没法跟他对打的话会失去很多乐趣的。伏见如是想到,却早已忘记自己曾经一度很厌烦八田天天缠着他对打,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伏见看了一眼焦急地等待自己回应的八田,冷冷地答道:


“那明天一天你可得和我练上个三百回合,我说停才能停,做不到的话作业你就自己想办法吧。”


八田知道这是求救成功的信号,满口答应,“好,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是夜,用过晚膳后八田抱着一堆今天用到的书,蹑手蹑脚走到隔壁敲响伏见的房门。


砰砰砰。


三声,是他们之间的暗号。


“进来吧。”伏见在里面闷声答道。


轻轻拉开房门,只见伏见早已换上了藏蓝色的和服,盘坐在木桌前看书,八田则穿着纯白的和服睡袍,抱着书小跑到伏见身边坐下。


 “哪里不会做?”伏见懒懒地开口,


“这里,这里,这里全都不会。嘿嘿。”八田打哈哈地傻笑,“就说猿比古全部都教我做一遍吧。”


“啧,真是个白痴。”伏见不耐烦地咂了咂舌,然而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这样纵容他,手把手教他做这些无聊的题目,伏见自己也不明白。武士明明就只要遵循武士道,挥动自己手中的剑就好了啊。伏见如是想到。


然而,当看到八田坐在自己身边认真听着自己讲解的时候,认真做着题目,提着笔歪着脑袋思考的时候,一股莫名的优越感和自豪感从心底油然而生,而当八田用那双眼睛崇拜地看着自己的时候,伏见心想,或许这些毫无意义的题目,也并不是没有存在的价值吧。


 
 
做完所有的作业后夜已深,八田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道,“今天真是谢谢你了猿比古,没有你的话还真不知道怎么跟老妈交差了。你放心,明天我一定陪你练剑。”


“哼,这么简单的题目都要做这么久,美咲果然是个笨蛋啊。”伏见推了推眼镜,起身向床榻走去,“我要睡了,你也快回去睡觉吧。”


虽然很想再回呛几句,但当八田看到为了教自己而满脸疲惫的伏见时,那些回敬的话都被吞回了肚里。八田边收拾着桌上的书,边回想着刚刚边写作业时自己偷偷看向伏见的情景,苍白的面容没有太多的血色,厚重的眼镜框后面藏着一对深邃而看不见底的蓝色眼眸,表情永远是淡漠的他似乎永远都猜不到他在想什么。八田根本不会承认当伏见在为他讲解题目的时候,自己一直盯着他那修长的手指......突然意识到什么的八田的脸上骤然发了一片莫名的红晕,加快收拾的速度,连一句晚安都来不及说就仓皇地逃出伏见的房间。


“这家伙,在想什么啊。”伏见看着他落荒而逃的样子,起身把房门关上,“哼,果真个笨蛋。”


 
壹结


to be continued.


期待大家的评论w


 
 
 




 
 
 



评论(10)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