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鹤_

鬼鬼。銀時命。
cp詳見tag和歸檔。
自說自話

© 秋日鹤_
Powered by LOFTER

[伏八/猿美]等风归来 贰(上/标题暂定/江户设定)











贰 情窦初开


八田美咲最近有些心不在焉。


 


自从那一次让伏见辅导自己功课以后,八田每次看到伏见都不自觉地想躲闪。虽然还是每天照常和伏见一起上道场练习、一起上课、一起吃饭、甚至还是一起偷跑出草薙宅吃冰棍,但八田总觉得有哪里变得不对劲。


比如草薙出云在指导伏见挥剑的时候眼睛总会不由自主地往那边瞟;比如剑道课比试的时候虽然自己带头起哄为双方喝彩加油,却悄悄盯着伏见拔刀那一刻凛冽的目光和行云流水的动作;比如上课的时候目光假装追随着草薙世理认真听课,实则不经意地转头瞄到伏见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时托腮的模样;比如在家中不经意听到几个女侍窸窸窣窣地议论伏见,少女的轻笑,浮起的红晕,都让八田莫名地感到烦躁。


以至于在两个月后的某天与伏见的日常切磋中,八田的手腕被伏见一击,剑不出意外地被打落。“嘶......”突然会回过神来的八田吃痛地叫了一声,“混蛋你瞄着哪里攻击啊!”八田捂着被刺到的手腕气急败坏地叫着。


“谁叫美咲你最近都这么心不在焉的。”似乎被戳中心中某个隐秘的地方,八田猛地抬头,对上了那双令人捉摸不透的双眼。


“......”


“下次再这样的话就别再来找我了。”看着八田欲言又止的样子,伏见没来由地一阵烦闷,收起佩剑转身欲离开剑场。


然而和往常不同的是,今天的八田没有追上来。


 


接下去的几天两人的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在道场的时候八田刻意避开了伏见,找别的同学比试练习;世理布置了一堆任务和作业的时候八田也尽量不找伏见,抓耳挠腮地试图自己解决;甚至在吃饭的时候八田也会突然停下来,盯着门外的某个人,抑或是某棵树开始发呆......


明明自己是个男子汉,伏见也是个很正常的男人,两个人本该像其他普通朋友这样一起爽朗地笑、并肩作战,相互鼓励,甚至在成年以后可以一起喝酒,海阔天空地谈天。八田是这样想的,但是伏见与自己设想的这些情景毫无关联。回想起这接近半年来的相处,似乎一直是八田自己在一头热,伏见只是默默接受着他的好意,到底是不是真的把自己当做真正的朋友也无从知晓。


八田越想越是恼火,才发现最近脑子里全被那位冷淡的朋友所盘踞,挥之不去。


一个人在坠入那温柔乡时总是毫无征兆,陷入后更是无所逃脱。


但这种莫名其妙的情感对心思单纯的八田美咲来说只能让他更加无所适从。


 


为了发泄这对八田来说奇怪的感觉,每天都在道场待到夜幕降临,自己一人对着木桩一遍遍地练习技艺,感受挥刀时一瞬间劈开的空气的声音,似乎只有这样挥汗如雨才能让自己异常躁动的心冷却下来。




初秋的夜晚透着些许凉意。八田从道场出来的时候可以看到庭院上方的天空挂着残缺的月亮,静谧的月光温柔地洒在院子里的一花一木,燥热不安的心绪好似被抚平一般,八田久违地踱步于自宅的庭院里。忽而一阵凉风刮过,庭中那棵高大的树簌簌地响动,略发凄凉的落叶拂过地板,好似盛夏时节热情吸收养分的绿叶最终只能归于尘土。八田呆呆地望着这树,一瞬间想到自己最近纷乱的思绪,一时无言。




正当八田呆站在庭院中思索时,一阵略显焦急的声音飘来,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八田仍能听出其间暗含的羞怯。八田好奇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却发现竟是自己的一位女侍站在伏见面前低着头,好像在说着什么。走近一听原是在向伏见表白。


如果是先前的八田,一定会在过后支支吾吾地问伏见被告白的感觉怎么样,甚至偷偷咬牙切齿地嫉妒这个在女侍中经常被议论的对象;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八田竟住了脚步偷听他俩的谈话过程。他看不清背对自己的伏见的表情,却可以从面对自己的女侍的表情中猜出一二。从期许到逐渐黯淡下来的目光,到最后泛泪的眼角,八田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这家伙,怎么能这样对待对自己告白的女子呢,真是不懂得温柔一点啊。然而另一方面,内心深处却好像如释重负般稍稍松了口气。


 


-------------------------------------------------------------------------------------------------------


贰章未完


to be continued.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