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鹤_

鬼鬼。銀時命。
cp詳見tag和歸檔。
自說自話

© 秋日鹤_
Powered by LOFTER

[伏八/猿美] 等风归来 贰(下) (江户设定/标题暂定)





贰(上)请将上下结合在一起看,相互之间有所补充和说明。

——————————————————————————————



贰 (下)

与此相反,伏见现在心里异常烦躁。

当面前这个自己毫无印象的女侍目光灼灼地向自己告白时,伏见已经敏锐地察觉到来自身后的目光。

伏见很清楚来者何人,只是他不确定那位在偷听的少年时抱着几分看热闹的心理,几分嫉妒自己自己的心理。

伏见在心理狠狠地咂了一声,脑子里飞快地想着自己是要答应还是拒绝眼前人的告白。

当然,他也不会承认,这是出于一种小而扭曲的报复感。他知道身后藏匿的人从没有被人告白过的经历,就连看见女孩子都会结巴半天。想到每次一有漂亮的女侍来自己房间送膳时,在一旁的八田总会突然脸颊泛红,眼睛不自然地瞟着旁边,一反常态地支支吾吾起来。

真是童贞。每每见到这样的八田,伏见总会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然后看着涨红着脸和自己争辩的八田,油然而生的快意便会扫去一瞬间的落寞。眯着眼看着那双因羞涩而氤氲着怒火的双眸、上挑的眉毛、鼓起的脸颊还有那双挥舞着拳头的纤细而有力的双臂,伏见心里莫名地想占有,这一切。

明明都是男人,明明怀有这样丑陋感情的自己,是错误的。

 

“所以,伏见君,是怎么想的?”女侍的问话将走神的伏见拉回了现实。看着她满怀期待的眼神,伏见恍惚在一瞬间将她错看成了另一个人身上。心里咯噔一下,果然还是没办法违背自己的心意接受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告白。

“抱歉,我并没有那个意思。”伏见推了推眼镜,漠然地越过女侍,迈着略显沉重的步伐向房门走去。

 

知道身后的人还在窥视,心里五味杂陈,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伴随着近来累积的不满席卷了伏见的内心。他知道,在那位少年面前,多年来用冷漠伪装自己的面具正被逐渐剥离,长久以来对温暖的渴望像是得到了养分一般疯狂生长。自幼父母双亡的伏见虽说得到了十束很好的照顾,但伏见清楚地知道,十束对他而言好似冬日的阳光,虽温暖着大地,但无法穿透厚厚的雪壁复苏自己内心的柔软;而八田就像春日里的阳光,突然地到来,就这样温柔地一点一滴融化了自己内心的坚冰。

回想起最近这段时间,他又何尝不是过得别扭。每当草薙指导自己练剑的时候,剑道课上与别人练习的时候,伏见都下意识地寻找八田的身影。那个总是意气风发持着剑认真与自己对峙的人,那个有着灵巧的步伐和矫健的身姿,甚至有着毫不逊色于自己剑法的少年。伏见承认,唯有八田才能成为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然而最近的八田要么躲着自己,要么就是找镰本他们练习,又变得孤身一人的伏见觉得心有不甘,甚至在练习场上八田带头起哄时,伏见心底久违地产生了厌恶,更准确地说是恼怒的心理。

 

明明能配得上和你对峙的人只有我,明明能辅导你的人只有我。

为什么不看着我。

 

 

抬起头看着残缺的月亮,那朦胧的光线似要刺穿自己隐藏的心事,时而刮起的寒风也附和着被冷落的孤寂,而被刮落一地的落叶像在嘲讽自己还未开始就已经夭折的情愫。

 

看着逐渐走远的伏见,八田下意识地想喊住他,但是女侍还在场默默地抽泣,总觉得要是被女侍发现自己一直在偷听应该更会让她感到难过。八田只得默默地转身,又在庭院里绕了一圈,自讨没趣地转回房里。

夜深,伏见和八田在房间里各怀心事地辗转反侧,直到快天亮才沉沉睡去。

 

-------------------------------------------------------------------------------------------------------

 

由于昨夜里发生的种种事情导致两个人同时睡眠不足,只得顶着两双黑眼圈来到道场练习。在门口不期而遇时,八田终究还是忍不住向伏见打招呼:

“啊,猿比古早上好。怎么黑眼圈这么重,没休息好吗?”

“啧,还不都是因为你昨晚那么晚还在自己房间里走来走去敲敲打打,吵得我根本没睡多久。”伏见口是心非地咂了咂舌,一方面欣喜于这么多天来八田第一次主动同自己搭话,另一方面又恼怒于昨晚因为想着八田的事没好好休息的自己。

“倒是你美咲,那么晚不睡是想要偷溜出去抓鸡回来玩吗?”看着八田撑着浓重的睡意,顶着深深的黑眼圈,伏见不免有些担心。

“臭猴子你才要去抓鸡,烦死人了。”听到伏见又当自己是个傻子一样,八田气不打一处来。明明就是因为你这家伙的事搅得我觉都睡不好,居然还来取笑我,等会练习的时候看我不把你揍趴下。想到最后,八田才惊觉原来自己还是优先想和他交手,仿佛曾经熟悉的相处模式又一点点回来了。

看着突然呆愣住的八田,伏见没好气地叫了他一声,“喂,你到底还要在那傻站到什么时候,快点过来当我练习的对手。”

没想到先抛出橄榄枝的是伏见。仅是这么一声就让这么多天来八田一直纠结的问题豁然开朗,果然这家伙还是有把我当做好朋友的嘛。不愿再深想下去的八田索性抛下这背后隐含的复杂感情,笑着向那个自己唯一认可的朋友跑去,

“我可是加练了好久了,绝对不会再输给你了。”

    

门口树上结的果实已经成熟欲滴,而属于少年们的故事或许才刚刚开始。看着此刻仍在道场努力练习、渴望成为合格武士的少年们,草薙出云的心里却格外复杂。

 

贰结。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