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鹤_

鬼鬼。銀時命。
cp詳見tag和歸檔。
自說自話

© 秋日鹤_
Powered by LOFTER

[伏八/猿美]巧克力(下) 短篇/完结(完整版)

巧克力(下) 

慢性毒药




梗来源自K官方发售的情人节巧克力,上篇写的是美咲的草莓牛奶巧克力,下篇写的是猿比古的杏仁巧克力。

杏仁巧克力:一心一意。


注:伏见黑化有,不喜慎入。


上篇链接走这里:巧克力(上)

----------------------------------------------------------------------------




他所给予他的爱,就如同那潜藏在巧克力下的苦杏仁,甜中带苦,凄美而绝望。

若是细细品尝,则会发现一开始略微的苦味会在口腔里一点点蔓延开来。当意识到那甜味已被完全吞没时,却已来不及逃离那危险气味的掌控。

与甜杏仁的甘美相反,苦杏仁就如同慢性而致命的毒药一般。若是大量食用,则会被一点点侵蚀灵魂,最终消亡。


爱得绝望的伏见,渴求着现在无依无靠的八田可以依赖他,渴望他。八田现在的心里在周防尊去世后只剩下绝望,所有的伙伴都离开了自己,只剩伏见猿比古这个存在,他的最爱,也是最恨。一开始只有两个人的世界,在崩塌并各自重组之后,兜兜转转,各自深爱过流泪过怀疑过放弃过,到最终又归还为完整的一个世界。只是这其中的心酸和苦楚,只有互相舔()舐着交()缠着身体的两个人才明白。美好的回忆都已经是过去时,破碎的玻璃即使再度粘合起来也还能看到上面清晰可见的裂痕。他们已回不到过去,却也看不到未来,只能相互拥抱着在这个断裂的时间缝隙里等待着救赎。


-----------------------------------------------------------------------------------------------


伏见了解八田的想法,所以在八田第n次因为挑衅绿组却被暗算关到监狱时,再一次主动向宗像礼司提出由自己亲自审问和看管这位曾经的吠舞罗三号人物,八田美咲。

打开沉重的铁门,监狱里潮湿而阴冷的空气让伏见不免厌恶地皱起了眉头。他不紧不慢地走向房间的左侧,不屑而带着点心疼地看着面前的家伙。身上被绿组的成员打出了一道道血痕,清秀的脸庞沾着泥和灰还没来得及擦掉,原本英气而明亮的眉眼在周防去世吠舞罗解散后就失去了应有的生气,目光呆滞而空洞。本就矮小而稍显瘦弱的身板在这空旷的监狱里显得越发瘦小。


再也看不见那束光了。伏见的心里又一次浮现出这个想法。在中学时代起便冲破层层的壁垒,直射到伏见心底的那束温暖而灿烂的阳光,名为八田美咲的笑容,竟有一天会因为那种事情从自己的世界里永远地消失。一开始伏见是惊慌失措的,自己贪恋已久的那抹温暖竟一点踪迹都无处可寻,为此伏见也曾紧紧地拥抱着八田,试图通过身体的缠()绵唤回八田曾经的笑颜,但一次次地失望。每每欢()爱过后,八田总会紧紧地抱住伏见,如同缺水的鱼好不容易在沙漠中找到一小片水塘一样,在伏见怀里紧闭着眼睛,咬着唇隐忍着哭泣。而伏见只能默默舔去怀中人略带酸涩的泪水,目光空洞地望着面前雪白而刺眼的墙壁。


明明八田只有他了,为什么还是没办法完全将自己交付给他,让他承受所有的一切。包括两个人曾经对力量共同的向往,同居时的回忆,被背叛的痛苦,还有现在的绝望。


从回忆中缓过神来的伏见挣扎着看着面前手无缚鸡之力的八田,从很早开始就产生的一个想法已逐渐生根发芽,即将付诸实践。


如果不能完全地拥有他,那就彻底地毁灭好了。


伏见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杏仁巧克力,那是他从网上看的教程自己学着做的。和一般市面上卖的甜杏仁有所不同,伏见特意从特殊渠道买了苦杏仁来制作。他细心地将杏仁洗净沥干,铺在烤盘里放入烤箱,耐心地等待着杏仁略微变黄,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从烤箱里幽幽地飘出。他苦笑地看着这块满含着自己所谓爱意的巧克力。明知食用过量的苦杏仁会导致死亡,但想象着八田吃完这甜美的巧克力安然睡着的可爱模样,伏见心底那恶魔的一面又不禁痴痴地笑起来。


他冷冷地叫醒还在沉睡的八田美咲,只见后者也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低沉着嗓音说道:“居然又是猿比古你来看管我啊,我没什么好解释和交代的,我确实袭击了绿组,要怎么样都随你们蓝衣服的便吧。”这看似轻描淡写的话却确确实实地激怒了伏见,他突然有些失态地朝八田吼到,“你到底还想这样到什么时候,美咲。周防他啊,早就已经死了啊!”终于戳到了八田的痛处,伏见有些愉悦地看着眼前的人怒视着自己的模样,只有这样八田的眼里才满满的都是他,只有这样才能看到曾经为了吠舞罗热血沸腾的那个八田美咲。


正要发作的八田突然瞥到伏见手里紧紧攥着的巧克力,不免有些奇怪,“猴子,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伏见才想起来自己一直紧紧捏着的巧克力,看着八田疑惑的眼神,伏见没来由地有些心慌。就是为了给八田吃下才准备的东西,事到如今还在纠结个什么劲。他清了清嗓子,缓缓地开口道,“知道你这家伙最近肯定又不好好吃饭补充体能了,现在还被绿组的揍得这么惨,看不过去了买来给你吃的。”

八田有些讶异地看着别扭地咂着舌的伏见,这么久以来伏见第一次这么主动关心着自己,还拿来巧克力。过去的种种回忆涌上心头,八田心里不免有些五味杂陈。黯了黯眼神,八田随即抬起头艰难地对伏见扯出一个久违的笑容,小声地说道,“噢。。那真是谢谢你了,猿比古。”



----------------------------------------------------------------------------
伏见有些发愣地看着这久违的笑容,虽然掺杂着几分无奈,但美咲还是原来那个美咲,总会将别人施与他的关心和照顾双倍奉还。就是这样单纯而善良的存在,让伏见心底荒芜而阴冷沙漠第一次见到了和煦的阳光。回忆一幕幕如潮水般涌来,自己生病时八田做的饭,买的果汁,拉着自己去追逐飞船,后来一起同居时的点点滴滴,自己的过去满满的都是他。
明明最初想要得到力量是为了实现两个人的梦想,明明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美咲不受伤害,明明自己背叛赤组加入青组除却格格不入的感觉以及追求更适合自己的力量的理由外,只是想让八田看着自己。
但是到头来,把这一切都搞砸了的似乎还是自己。在八田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却想着毁灭这个对自己来说独一无二的存在。伏见心底开始有些动摇地想放弃这个可怕的实践。

“你在想什么猴子。”八田的话把伏见一瞬间拉回了现实,“巧克力,给我吧,我饿了。好久没吃东西了。”那双清澈的眼睛直直地望向自己,好像要把自己看个透彻,心底的那一抹邪恶在八田的注视下似乎无所遁形。

看着伏见有些犹豫的样子,八田不免轻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这段时间,谢谢你了。”
把身子略微蜷起,八田也兀自回想起尊哥去世以来的种种。出云不知为何离开了吠舞罗,没有领导者的庇护,剩下的成员也如散沙一般支离破碎,自中学以来八田又一次尝到了孤身一人的滋味。他不禁回忆起中学和伏见在一起的时光,那时候的他们还太单纯,一起在暖炉里做着征服世界的梦,有模有样地策划着,他想,伏见做,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有什么是做不成的。但后来发生的种种,直到现在无论是站在他面前这个唯一还关心着他的伏见,亦或是在尊哥去世后自己在那个雨天鬼使神差地来到青组门前见到的那个伏见,都让他觉得又熟悉,又陌生。也许从来,自己都不知道伏见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从他自顾自地抛下自己离开赤组,到对自己百般挑衅,到后来与自己紧紧相依,八田一直试图用自己的思维去解读伏见行为背后隐藏的目的和原因,但每当自己问出口时,看似要被揭露的真相又被伏见的心口不一蒙上了重重的迷雾。虽然曾经背叛过自己,但八田知道,面前的这个人似乎是他这辈子的一个劫,他们的命运被一条红线紧紧地牵绊着。所以在发生如此重大的事情后,他还是下意识地想去依靠他,在他面前卸下沉重的内心,只是莫名地知道他会接纳自己的一切,陪伴自己度过这段最为艰难的时光。
八田的性格虽然很容易原谅别人,但当对象是伏见时,他的思绪也开始变得纠缠不清,他不知道该拿眼前的人怎么办。虽然恨着他,却又爱着他,害怕失去他,失去这个对他来说称之为底线的男人,所以在每次欢()爱过后,他总会紧紧地抱住伏见,确认他的存在,他的呼吸,他的心跳都还紧紧地包围着自己。
所以,对八田而言,伏见既是他的铠甲,也是他的软肋,是向来风风火火行事的吠舞罗突击队队长最无法理解的存在。伏见的背叛和他的所作所为,若是他不亲自说出口,对八田来说怕是一个永远未解的难题。但是八田还不愿放弃,冥冥之中他觉得面前这个猜不透心思的人还有可以劝服的可能性。


想着,八田不免有些鼻酸。没有注意到此时开始动摇的伏见,自顾自的盯着伏见手里的那块巧克力开始说道,
“猿比古,尊哥他真的走了。我该怎么办,我一个人该怎么办。现在所有人都不在了。我明知道一切的源头都是那个绿王,可是单凭我自己一个人根本什么都做不了,我接近不了他,更没办法给他造成任何威胁,还居然被关进你们蓝衣服的监狱里,”八田不免苦笑起来,“但是猿比古,这里有你。我并不奢求你什么,但是看在曾经一起为尊哥出过力的份上,帮帮我吧。虽然求你已经快让我恶心吐了,但是我现在只有你了啊。”说着,八田重新抬起头看向有些咬牙切齿的伏见,目光突然坚毅得不似之前一直萎靡不振的他。

看着突然振作起来的八田,伏见刚刚看似动摇的内心又被心底对周防尊的惧怕和对八田复杂的感情给吞噬。此刻的他并不知道,让八田得以振作起来的原因正是由于自己。伏见不敢肯定八田对自己有几分信任,但确实,在事发之后,八田心里想到的,能托付的,只有伏见一个人罢了。但所有的这些,伏见都不知道,他只是害怕八田是不是又会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跑去挑衅绿组,他害怕这个存在永远的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虽然他渴望毁灭八田,但潜意识里,他仍然要他好好地活着。


狠狠咂了一声,伏见缩回了已经被自己捏得发软的巧克力。他终究,还是舍不得看着八田在自己眼前消失。或者说,他害怕在心底潜藏已久的巨大感情会在八田吃下那块巧克力后如山洪暴发一般彻底吞噬自己。

“我可不是你的情报屋啊美咲,”伏见闷闷地回了一句。尊哥也好吠舞罗也罢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他只是想要八田恢复原本的样子罢了,“真是麻烦的家伙。你等会,巧克力有些融化了,我去给你拿一块新的来。”说着,伏见又迈着些许沉重的步伐走向铁门。空气中除却原本潮湿的味道,还弥漫着一股苦杏仁混合着巧克力的又苦又甜的味道。好像在提醒着伏见,自己和八田之前的感情,就如同这苦杏仁做成的巧克力一般,危险,慢性而深入骨髓,一点一点侵蚀着他们两人完全不同,却又完全契合的灵魂,直至生命的尽头。

FIN


后记:第一次写倾向于原作向却又有点脱离背景的故事。写的时候和之前的几篇不太一样心里觉得很堵,为两个人纠结的情感感到心痛。特别在写美咲内心活动的时候,他虽然看上去活泼单纯,但从剧场版到第二季的蜕变让我很好奇他内心变化的源头和过程,于是加上一点自己的想法完成了这篇故事。时间节点在原作来看是剧场版。

和上篇完全不同的感觉,下篇的巧克力透露着些许纠结和绝望。如果能让你有所触动的话是我莫大的荣幸。再次感谢你阅读到这里。w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