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不曾擁有彼此。

【翔润】夜半电台(1)

夜半电台
午夜1点25分,松本准时打开收音机,开始收听一个名为树洞的电台节目。
这是他最近迷上的一个电台节目,也是不让自己的竹马樱井知道的一个小秘密。
树洞是一个倾听听众的问题并给出一定解决方案的节目,和一般的电台节目看似并无两样。但是主播的声音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并且听众的任何信息都不会被暴露,且最吸引松本的就是,主播给出的建议基本都能完美地解决听众的问题,于是每周三晚上他都会按时收听。
但一直聆听的松本最近也遇上了青春期特有的问题,恋爱问题。而且对象,竟然疑似是和自己最情同手足的樱井。松本对自己得出这个结论感到震惊。
他一直自认为是钢铁直男。到了朦胧的年龄后,随着自己身体发生的变化,他也开始留意起漂亮的同龄女生逐渐改变的身材,隆起的胸部,制服下包裹的纤细腰肢,女孩子乌黑的长发和似有似无的香味。他也有过初恋的女孩,但却因自己太过木讷而遭到拒绝。为此,他在找樱井相谈自己的失恋故事后,被后者毫不留情地嘲笑了一番,结果,当然是换来松本的一个拳头。

然而,故事的转折发生在中学二年级的暑假。他被足球狂人樱井用棒冰骗出来参加了一个小型的足球比赛。体力不够的松本自然在比赛没多久就开始气喘吁吁,请求换下场。在边上忍受着艳阳的暴晒的他,不耐烦地眯着眼看着在场上肆意奔跑着的樱井。这个男孩总是那么耀眼地在阳光下英姿飒爽地穿着球,奔跑着,流畅地组织着进攻。和自己不同,即使跑了半场也不见喘,良好的运动细胞让松本不禁咂了一声。不久,接到队友妙传的樱井抓住机会,将皮球送入对方的门框内,樱井欢呼着向他跑来,好看的大眼睛笑弯着对他招手,“嘿润!刚刚看到我的进球了没?帅吧!!”,松本懒洋洋地朝他比了个大拇指,示意他做得好。樱井见状更是乐得露出了仓鼠般的牙,也回朝他比了个v字。
凭借着那个进球,樱井所在的队最终赢得了胜利。和队友庆祝完后,他大步朝松本走来,拽拽地说道,“你没来踢完全场太可惜了润,你这体力得多练练啊。”松本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他向来不爱踢足球,觉得那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相比之下更喜欢打棒球。但在樱井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他私下还是默默地看起了球赛,当然,他是没有让那个人知道的。
正当两个人打算收拾东西去附近的拉面店时,一个弱弱的声音叫住了他们,
“请问,是松本和樱井前辈吗?”二人转头一看,一位长相可爱的女孩子略显羞涩地站在身后,背着的双手似乎攥着什么东西,双脚因为紧张不断摩擦着地面。
很明显是来表白的吧。樱井了然于心,自己的竹马上了中学以后就因为帅气的长相不断被女生告白,虽然也交往了一两个,却因为他的性格问题都不了了之。面前的女孩长相清秀可爱,是松本会喜欢的类型,于是他便拍拍松本的肩膀,示意自己先走。却不料下一秒就被女孩叫住,“请等一下,樱井前辈,我有话想和你说。”
他有点吃惊地住了脚,回过头对上了同样略显讶异的松本的目光。他停顿了一会,压低声音对松本说,“你先过去,我一会找你。”听到这,松本只得讪讪地离去。明明是他叫自己来踢球赛,最后还得自己一个人去拉面店,还应该是被那个可爱的女孩表白。松本越想越不是滋味,大步走向了拉面店。
坐在拉面店里,他恍惚地点了两碗樱井爱吃的口味的面等他。自己的竹马却迟迟未来,本就因为饥饿和盛夏的炎热而烦躁的松本更加没来由地焦躁起来。这情况应当还是第一次,这是那个只会足球的笨蛋第一次丢下自己和别人一起呆那么久。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给樱井表白。
想到自己离开前瞥到女孩涨红的脸,和她无意间露出来的信封,樱井看似淡定但微微抿起的嘴唇,夕阳下勾勒出两人的侧影,松本愈加烦闷,皱着眉把开始发胀的拉面胡乱地塞进嘴里。此刻的他不是很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好似嫉妒的心情。他暂时归结为那个足球白痴凭什么能有那样可爱的女孩告白,而不是自己。
“那个白痴,再不来面都要浪费掉了。”他有点生气地自言自语道,但在自己吃完面后,那个相约的竹马也没有出现,徒留一份可怜的面氤氲着热气。松本无奈地叹了口气,秉承不浪费食物的原则,他只得把面前的面打包带了回去。这之后樱井没有再联系他,而松本也压着心里的好奇没有联系他。

时光飞逝,很快迎来了新的学期。这是樱井第一次没在开学第一天来和自己一起去学校上课,刚和起床气斗争完的松本只得一人匆匆赶往学校,却不料在校门口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溜肩。他正想上前叫住他时,却看到旁边有个熟悉且瘦小的身影跟了上去,和樱井有说有笑地走了起来。要是往常,松本肯定从后面给他拍上去,但当看到樱井眼里流露出一丝不易令人觉察的温柔时,他意识到此刻大概不适合上前打扰。
于是,一日无话。放学时松本也破天荒地独自坐电车回家。他不明白心里莫名升起的烦闷到底是什么,好似暑假的那个傍晚的感觉。他大概是不习惯旁边没有那个臭屁的男孩和他大讲特讲学校发生的事,还有那爽朗的笑声,还有足球部结束后他每每嫌弃的他身上的泥味。松本在内心啧了一下,似乎能理解自己在恋爱的时候樱井独自一人的感受。

是夜,他照常打开收音机收听那个电台节目。熟悉的声音传来,而他却反常地无法专心致志地听广播内容,早上看到的那一幕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松本只得把被子蒙住眼,企图让自己忘却。
今晚的相谈和平时并无二致,依旧是熟悉的和家人朋友恋人的烦恼相谈,机械化却透着温柔的声音一如既往提供着建议,松本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一下,直至最后一封来信让他的心底咯噔了一下。
“接下来是今晚的最后一封投稿。树洞晚上好,最近我和我的好朋友好像有点不对劲。她最近交了个男朋友,沉浸在恋爱中,可是我总觉得那个男生在玩弄她,我不想她就这样被那个男生骗走,不想看他们俩总那么亲密,而且他们恋爱后我都不能像以前那样和她在一起了,请问有什么办法让他们分开吗?嗯...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呢。我个人感觉你对你的朋友非常地上心,有很强的保护欲,甚至是你并未察觉的占有欲。所以我建议......”
后面的话松本并没有听进去,他开始细细品味主播总结的前半句话。占有欲。第一反应是嘲笑这个说法,但潜意识却似乎有另一个声音在压制着这个想法。他难道对樱井翔这个人有占有欲吗?在得出这个推论时松本不可置信地摇摇头,但越想否定这个想法,内心却越是有一股异样的情绪如杂草般滋生出来。他回忆起和樱井一起打棒球,踢足球的情景,一起去对方家里学习玩闹的情景,他失恋后樱井虽然嘴上嘲弄他但眼底的惋惜和一丝担心,还有那日夕阳下第一次面对女生的表白些许拘谨的樱井,和今天早上温柔地看着那个女生的樱井。所有的一切交织在脑海里,松本润第一次觉得尚在青春期的自己第一次对和樱井翔的关系产生了疑惑,还有自己第一次产生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情绪。
或许,树洞可以帮他解决这个问题吧,松本想道。他稍显迟疑地坐到书桌前,提笔写下对电台的第一封投稿,一封绝对不能为他人所知的秘密投稿。

未完。

 
评论
热度(34)
© 秋日鹤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