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不曾擁有彼此。

【翔润】夜半电台(2)

夜半电台


       樱井翔最近第一次摸不着自己多年的竹马在想些什么。


       暑假那天因为自己队里缺了个中场正愁找不到人组队的时候,樱井立马想到了擅长组织的松本。这家伙虽然体力不太行,但是从以前开始就具有天生的全局观和俯瞰全场的视野,是有成为自己队里优秀中场的能力。至于进球,只要交给自己就行了,凭着两人多年的默契,樱井有信心能赢下队伍。然而松本可不是一尊好请的佛。首先,每次自己足球部训练后一起回家的路上,松本总是会皱着眉头嫌弃自己身上的汗味和泥味混杂在一起的奇妙气味,所以自从上了中学后,松本几乎就不和自己去球场踢球。其次,他的体力真的差。体育课上跑1500米测试时,自己轻轻松松跑完后本想在终点线等着他跑过来,却不料等了许久以后才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慢悠悠地、连跑带走地朝终点线飘来,最后冲线后直接累趴在终点线的松本神情痛苦的样子自己现在还记得。而在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后自己有些同情又有点好笑地说道,“潤,你的体力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糟糕啊,以后多和我一起跑步吧。”却自然是被不服输的松本咬着唇反驳,“你等着樱井翔,总有一天我的长跑一定要跑赢你。”随即抛下樱井翔一瘸一拐地往前走去。还是那个熟悉的不服输的样子,樱井无奈地摇摇头。


       想到这些,樱井有些头痛地想着要怎么才能让这个别扭又倔强的竹马答应自己来组队。突然,他想到有一次和松本去涉谷买衣服的时候,看到新开的一家冰店门口排满了长队,喜欢吃冰的松本不由得住了脚往里面张望。

       “要买来吃吗?”樱井抬眼看了他一下。

       “不了,最近老妈给的零花钱有点紧,下次再来买吧,反正看这生意这店也不会关门。”松本虽然有些恋恋不舍地朝店里看了好几眼,但还是迫于手头紧缺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

        “你要的话我请你吃啊,正好我也可以试试味道怎么样。”樱井对自己竹马再熟悉不过,即使现在不买,一会肯定又会开始提起这家店,店里的营业员正笑脸盈盈地拿出刚做好的草莓冰,雪白且冒着冷气的冰沙上浇着鲜红的草莓酱,看着就很可口解暑。“看你那样子分明就是想吃,好了好了我请你这次,下次再换你请我好了。”樱井说着正想抬脚去买的时候,又被松本喝了回来,“我说不用了,下次再来就好了,走吧。”樱井只好挠挠头,和松本继续往前走。

       如果这家伙能别这么倔就好了,看着身旁若无其事的松本,樱井不禁想到。明明他俩都已经这么熟了,松本还是一直坚持不让樱井请自己吃东西,他那奇怪的自尊心和强迫症有时也让自己汗颜。  

       不管怎样,这次自己有求于他,如果能借机请他吃一次他喜欢的冰的话,樱井也能良心好过一些。虽然困难重重,不过还是咬牙一试吧。樱井随即给松本发了LINE的信息。不曾想对方很快回了消息,

       “好。”

        樱井十分惊讶于自己竹马这破天荒的回复,大概是太阳要打西边出来了吧,他松本润居然会答应过来跟他组队还有让他请他吃冰。

        大概这家伙到现在还没拿到老妈给的零花钱吧,樱井若有所思地想到。


        不一会儿松本就出现在了球场边,作为队长的樱井做好战术布置后就开始了比赛。一开始进攻的时候松本不出自己所料,很敏锐地洞察着全场的局势并给自己传了好几个好球,无奈对方的防守队员在自己一拿球的时候就围了上来,导致一直没办法踢出很好的射门。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场上的局面一直僵持着,松本的体力很快降了下来,没多久就提出要下场休息。在场上少一人的情况下,樱井不由得略显焦躁了起来,但不知由何而来的好胜心突然从心底升腾而起,他一定要赢下这场比赛,一定要赢给松本润看看。他随后加快了进攻的步伐,终于在一次对方后卫出现防守漏洞的时候抓住机会将皮球直塞进对方球网。进球的他兴奋地和队友庆祝着,并跑向坐在场边的竹马兴奋地挥舞着双手。在得到对方的肯定后樱井更加兴奋,并在后面的比赛中独中两元,大胜了对方球队。

       比赛结束后,樱井兴奋地走向松本打算一起去那家冰店履行自己请客的承诺,而松本则异常平静地说道,

       “好久没去我家附近那家拉面店了,吃冰的话改天也行,今天算我来帮你的忙,跟我去那家拉面店吃晚饭吧。”

       这是今天樱井第二次丈二摸不着头脑。不过他想的话就跟他一起去好了,这是他们俩一贯的行动模式。


        不料正当两人收拾东西打算离开的时候,自己被一个女生叫住。樱井瞬间有些慌张,如果是松本遇到这情景的话肯定是淡定地听女生对自己告白了。自己虽然平时会嘲笑自己竹马的那些恋爱故事,但当这种事真的降临到自己身上时,毫无经验的自己着实心跳漏了一拍。为了不让女生尴尬,他只得让松本先去拉面店等着自己。而随后的发展也确实如自己所料,眼前的女孩略微颤抖地把手中攥出些许潮湿的信件交到自己手上,有些羞涩地说道,“我很早以前就一直注视着樱井学长,信里是我对学长一直以来想说的话,如果可以的话,不知道能不能让我成为支持着学长的那个人呢。”他有些恍惚地接过信件,眼前的女孩比自己矮了半个头,乌黑的头发及肩,好看的眉眼似看非看着自己,脸上绯红得有些惹人怜爱。樱井也是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毕竟这只是第一次见面,他不可能立马接受对方的心意,但如果拒绝的话未免又会让对方伤心。在进退两难之际,他只好挠挠头,为难地说道,

       “对不起,我们还只是第一次见面,我暂时无法回应你。但是谢谢你的信,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吧好吗?”

        虽然觉得对不起女孩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樱井还是认为与其草率地答应别人请求,不如先冷静下来观察是不是有走到一起的可能性。在这种事上,樱井不同于平日稍显不羁的态度,认真谨慎是对双方都负责的温柔。不过为了不让女孩难堪,樱井还是主动提出把她送到车站。并肩走着的路上,樱井的思绪却突然复杂起来,他不想这时候抛下女孩伤她的心,但一方面又不想让在拉面店的松本久等他。他还记得松本在离开时一丝捉摸不透的情绪,也许是看笑话的想法,也许是惊讶于从来没有女孩敢靠近的自己居然有一天会被告白,也许是在盘算如果自己答应了女孩的请求是不是不要再老是和自己一起玩。他竟意外地觉得有一丝烦躁,即使在走向车站的途中已经完全夕下,盛夏吹来的微风不仅不能让自己凉爽下来,反而让自己的内心更起一丝涟漪。

       或许是不习惯单独和给自己告白的女生单独待在一起吧,他自圆其说地想道。


       在确认女孩上了车以后,樱井急匆匆地奔向拉面店的位置。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了,他低头确认着时间。那个家伙肯定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估计已经给自己点餐了吧,樱井有些焦急地想着。但他匆忙的步伐却在接近店门的时候缓了下来。在对面街道的他看到在店里那个熟悉的身影正狼吞虎咽地吃着热腾腾的拉面,而对面的位子放着同样散发着热气的拉面。这一刻,他突然有些犹豫是否应该进到店里。突然有些不知道怎么应对松本可能提出的问题。如果换做从前,他肯定还同往常一样笑嘻嘻地拍着松本的肩膀说那女孩子超可爱的啊,我觉得挺不错的。但当立场倒换的时候,他却突然不知所措了起来。想到松本可能会眯着他那凌厉的眼睛问自己进展如何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就想躲闪那似乎能看透自己内心的眼神。如果自己回答说暂且拒绝了的话,指不定对方会怎么嘲笑他,而这对同样自尊心强的樱井来说是有点不能接受的。但他同样无法欺骗松本自己答应了对方,因为他最讨厌骗人,更何况是面对自己最好的哥们。

       正在对面踌躇着是否进去的樱井看到松本喝完了最后一口汤,有点不耐烦地双手抱胸看着对面空荡荡的座位,不一会便起身叫服务员结账。他又一次犹豫了起来,大概这不是一个去找他的一个好时机。有些懊恼于今天些许反常的自己,樱井下意识地往原路慢慢走回车站的方向。

       一时心烦意乱的樱井下意识摸出了手机,往LINE列表的第二个人的通讯栏里输入了邀请,

      “有空来我家一趟吗?暑假作业有一些想找你探讨的。”

      很快,对方回了信息,“半小时后见。”

       合上手机,樱井似乎松了一口气,他加快步伐往车站走去。

      


       回信的人如约出现在樱井家门口。小小的身影有些驼背,下垂的眼角显得他好像一直都没有睡醒,双手随意地插在宽大的牛仔裤口袋里,夹着拖鞋一脸懒散地按着樱井家的门铃。

       “哟大野桑,好久不见啊。”樱井毕恭毕敬地开了门,而来人在看到樱井后露出了一丝微笑,

       “没事的时候你可是不会找我来你家的啊。你小子可不是会找我问暑假作业的那种人,说吧,遇到什么事了?”樱井不得不说到底是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哥哥,虽然在小学毕业后因为在不同区读书的缘故两人不再同以前一般玩在一起,但樱井知道自己最靠得住的人永远是面前这个看似无所谓实则敏锐如鹰的哥哥,所以自己有什么难处总会找他来相谈。虽然大野不会给出什么非常具体的意见,但是他总能说出一两句让樱井醍醐灌顶的话。

       把大野请进家门后,樱井给他泡了一杯茶,两人在樱井房间里席地而坐。

       “今天有个女孩找我告白了”,樱井也不绕弯子,单刀直入地直戳话题重心,“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接受她的心意。怎么说,那女孩挺可爱的,也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在不熟悉的情况下我不好贸然答应她的告白,不然最后伤了她的心就不好了。但好不容易有人告白,而且长得不错,我在想是不是也可以试试,反正慢慢培养感情也好。”

       “所以,你不是已经做出决定了吗,你是来问我到底应不应该答应这件事的吗?”大野快速地总结道。樱井一瞬间有些哑然,他突然有点混乱自己找大哥来家里是不是来相谈到底要不要接受告白这件事的,拉面店门口他逃避松本的那一幕突然在眼前闪过,他竟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心里早已有了答案,但他又不想因为谈恋爱就把玩得很好的竹马抛在一边。

       “我想知道谈恋爱是不是可能会减少和朋友一起玩的机会。”樱井刻意隐瞒了松本的事,看着大野的眼睛问道。

        后者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也到了为这种事烦恼的年纪,他眯起了眼睛说道,“这取决于你把哪一个看得更重要了。”

       虽然松本在谈恋爱的时候会经常爽约自己,因为那家伙就是一头扎进去以后就会全心全意投入的类型,但樱井倒也无所谓他那样,只是有时候会有些遗憾没法再一起去涉谷买衣服唱K或者去打棒球和踢足球了。但当自己很可能开始恋爱的话,樱井却无法像以前那样泰然自若。他知道自己的竹马是个怕寂寞的家伙,虽然嘴上会说着别管他,但每次樱井提出要去哪里哪里玩的时候,那个嘴硬的家伙还是会顺着自己一起去,美其名曰不想让这个没女人缘的人太孤单。

       “有办法两个同时进行吗?”樱井试探性地问道。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鱼与熊掌难以兼得,肯定得分个主次出来。不过小翔毕竟没有谈过恋爱,能全心全意去经历一下也挺不错的。”大野缓缓地说道。

       “那我还是先试着接触一下那个女孩吧。”樱井下意识地回答道。虽然可能会对不起一起玩的松本,但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樱井翔不想就这样错过。“对不起了润,为了我的幸福可能得牺牲下你了。”他在心底暗暗对松本道了个歉。

       在送走大野后,樱井浑身脱力地倒在床铺上,除却球赛的劳累外,今天太多冲击性的事实和想法如潮水般袭来,使他筋疲力竭。没空给松本发一条解释自己今天没有赴约去拉面店的信息,樱井就因劳累沉沉地陷入了梦乡。 


未完。

       


 
评论
热度(22)
© 秋日鹤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