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不曾擁有彼此。

【翔润】约定(短篇/完/有肉渣)

约定

樱井翔x松本润 

设定:顶级球星x大明星

       

       他们,一个是驰骋在绿茵场上荣耀无数的顶级球员,一个是舞台上镁光灯下大放异彩粉丝无数的大明星。看似毫无交集的两个人,谁曾想也在年少时光也曾共有过一段两小无猜的青葱时代。但似乎命运的玩笑誓要将他们分开,因而从那时起两人便起誓,在各自的领域走到最顶端的位置,到那时他们会再次相遇,再也不分离。

        

        自两人在樱花树下埋下那颗时间胶囊以来,时间已转瞬过了九年。当日青涩的两人都已按照那时的约定成长为了最优秀的人,即使相互没有联系也仍能在各大新闻报纸网站上看到对方的名字,而每当遇到一些较为暧昧的采访时,樱井和松本都会心照不宣地回答道现在没有考虑这些事,也引得外界猜测连连觉得保密工作做得真的好。

       而不让对方的一个秘密就是,每年的4月27日,也就是埋下时光胶囊的那一日,松本都会独自一人坐在那株樱花树前静静地发着呆。每每回到他们的秘密基地的时候,松本总能想起过去的种种。他和樱井从小在这附近玩的秋千、滑滑梯还有可以供他们踢足球的偌大空地。眼前似乎总能看到年少的樱井绽放出如太阳般温暖的笑容;他站在自己身后耐心地帮自己一次次推着秋千、把自己从滑梯上推下来的情景;还有樱井因为崇拜电视上的足球明星而开始接触足球的情景,因为没有其他的小伙伴和他们组队,樱井只能拉着松本陪自己踢,却在自己的技术日渐出色后有意无意地笑着松本羸弱的身体,后者则气喘吁吁地噘着嘴,要求樱井给自己推秋千……在这块只有他们俩的地方度过的漫长却又短暂的时光大概是松本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日子,在每次演出结束后回家的路上他总会回忆起和樱井踢完球后满头大汗地冲向便利店买冰棍的情景,那时的街道还不如现在这么拥挤,那时东京的天空也还未像现在这般狭窄,甚至有些令人窒息。

       即使到了自己已经功成身就的今天,松本有时仍会怀疑当初选择这条路是不是正确的。如果那日樱井没有突然告知自己即将离开这个地方,他还会不会有可能被现在的经纪公司选中、训练甚至出道,并且和樱井定下那个毫无法律效力且遥遥无期的约定。

       如果他忘记了怎么办。

       如果他已经不再在意那个约定了怎么办。

       如果他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同自己一起打开那个时间胶囊的话怎么办。

       松本时常没有来由地担心着。他没有十足的把握樱井是不是还像自己一样站在原来的地方。

       如果他已经把自己抛下了往前走了怎么办。松本边想着边抚上了已经粗壮了许多的樱花树。摇曳的花瓣随风飘落在地上。

        是啊,又是一个春天到来了。


        今天是亮相新球队的日子,樱井一大早便来到了发布会的酒店开始做好准备。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他已经等了好久了,他看着手中的红蓝球衣上绣着的自己的名字,眼前浮现了年幼时的松本润,亮着眼睛,看着电视上的那只无敌战队在绿茵场上奔跑的样子,“翔君你看,他们是不是好厉害。如果翔君有一天能到那个地方去踢球的话,我一定会去给你加油的!”那时笑弯了眼的少年,灿烂的笑容如穿破阴霾的一束阳光,照亮了樱井前行的方向。从那时起他便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努力训练,总有一天他要骄傲地拥着自己最珍视的那个人站在那片他们曾经梦寐以求的场地。

       没有人知道他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付出了多少超越常人的努力和汗水。亚洲球员的技术和身体素质本就与欧美人有一定程度的差距,他必须先在国内的联赛中跻身最顶级的队员,并且在大赛中大放异彩才有可能被挑中,而上帝也眷顾这样拼命努力且颇有天赋的他,在去年的洲际比赛中带领自己的队伍站在了亚洲之巅,也成功进入了那个心目中的殿堂。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总是告诉媒体自己是有坚定的信念才能走到今天这步的,即使已经怀抱荣誉无数,樱井却一直记得那日在樱花树下和那人的约定:在自己的领域成为王,然后在十年后的这一天回到这个地方,那片让他魂牵梦萦的土地。

       发布会非常成功,樱井成为了梦之队首位外籍球员的新闻也如炮弹一般引燃了日本国土,各大报纸新闻的头版都争相报道这位绿茵英雄。而松本自然也是看到了相关报道。正在为下一部电视剧做着准备的他无意间听到了经纪人和共演同事关于这件事的窃窃私语,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他知道,那个人终是没有忘了儿时自己对他说过的话,他终于凭借自己的实力站到了那个地方。


       然而事情并不是一直如此顺遂,樱井在作为首发球员出场的第一场比赛中就受到了冲击。对方不是一支强队,但无论技术还是身体条件都胜过亚洲人的他,全场下来他的跑动甚至只比守门员多出一些,每当接到传球时总是能轻易地被对手抢断。虽然最终比赛艰难地获胜了,但樱井作为正式球员的表现却并不尽如人意。赛后,队友们都安慰他也许是刚到这片陌生的土地还没有完全适应,但这更是让严于律己的樱井感到负罪感深重。他不想让在国内的那个人看到自己失落的模样,不想那个人读到国内媒体对自己初战触壁的负面报道,不想那个人对自己失望。

       但是他总是把松本润想得过于脆弱,后者在看到相关报道以后便十分担心樱井的状态。他太过了解那个人,纵使表面上永远留有余裕,但他过强的胜负心却总是会让他背负太多不该有的包袱。但两个人相隔几十万公里,即使他再怎么担心,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更何况他们也许久没有联系,他有点担心自己是否应该在这时过去打扰他。


       “想去的话就去呗,没那么多需要考虑的。”二宫和也永远是那么淡然地说出这种看似毫不负责任的话语,“与其在这边瞎操心,不如直接亲眼过去确认比较好。”松本自己也明白这话的道理,但他总是担心会耽误在国内的工作,特别是现在电视剧快要开拍了,这么关键的时刻作为主演的他不想拖团队的后腿。“肯定又在想会不会给别人添麻烦了吧。”淡淡地吐着烟圈的二宫瞥了自己一眼。这世界上知道自己和樱井的事的人,只有这个和自己一起在演艺圈摸爬滚打的死党二宫和也。虽然平时看上去总是吊儿郎当,拿着个游戏机猫在休息室打游戏,但那双看透世间一切的双眼却也总是让松本暗自嘀咕觉得二宫和也或许并不属于这个凡间,只是想在无趣而漫长的人生中寻找点消遣之事才选择的这份工作吧。

       “没有,我只是怕打扰他,毕竟刚到那边有很多事情要做,无暇顾及我吧。”松本饮下了一口伏特加特调的鸡尾酒。

       “你总是这样瞻前顾后。就是因为这样想太多才没有更快地和他相聚的吧。”二宫依然淡漠地看着他,“那个无聊的约定不是早就已经实现了吗。你们俩现在都是最顶级的球员和明星了,时间什么的不用那么严格的遵守不是也很好吗。人生短暂,为了这种约定耗费那么多美好的时光不是太过浪费了吗。”

       “所以你才总是那样游戏人生。”松本又喝了一口,盯着面前黯了黯神色的二宫,“有些时候,还能拥有机会时就要珍惜,不然等到失去的时候你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后悔。”嘴里本应甘美的鸡尾酒却因在口中停留了数秒而变得些许发苦。或许等待,真的可能让本以为拥有的美好变成苦涩。

       “剧组这边的事你就不要太担心了,我会去和导演组那边帮你沟通的。”二宫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润,我不希望你和我一样为了一些事情后悔一辈子。”他拍了拍松本的肩膀,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准备离开,“酒钱就麻烦你付一下啦。”说着便行色匆匆地离开了昏暗的酒吧。

       这家伙总是这样看似无所谓地替自己揽下了很多事,松本无奈地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座位。如果见到那个人,他一定要和他一醉方休。

        没有什么好思前想后的了,既然决定了那就立即出发。松本以自己身体不舒服为由通知了经纪人,在开机前买了来回的机票,便收拾了行李前往那个他和樱井儿时的梦想之地。


        在经历漫长的十几个小时飞行后,松本疲惫地下了飞机,睡眼惺忪地望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土地。但他莫名地喜欢这个地方,有着和繁忙的东京截然不同的异域风情。不是太宽阔却整洁的街道,坐落在两旁些许泛黄且古老的房子,哥特式的教堂,各种穿着T恤短裤漫步的人们,还有抬头可见的湛蓝天空。和煦的阳光懒懒地晒在松本的脸上,舒服得让他眯起了眼。似乎在这里,他第一次可以卸下全身的防备,安逸地享受这里独有的风光。他不必再伪装自己的身份,到了这里之后他与周围的人迅速地融入了当地的景色,在大街上悠闲地走着已经是多久没有享受到的奢侈。他开始有些留恋这里的空气,每一个热情洋溢的人们友好地和自己打着招呼,虽然耳边充斥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但散发着古老气息的城市温柔地包容着自己,让他有点不想太快地离开。

       在这里生活的樱井,也一定会和自己一样享受着这里的一切吧,他暗自思忖道。


       闲逛了一个下午后,松本揣着来之前二宫塞给他的便条寻找着上面的地址。那是二宫好不容易才托人帮他问到的樱井住在这里的地址。他看着地图,时不时用不太流利的英语艰难地问着路,到了天色已暗的时候才找到了地方。

       他幻想过无数次和樱井相遇的场景。是在樱花树下,也许很平常,只是看着已经成长为大人的对方淡淡地打招呼,也可能会冲过去揍一拳再笑成一团。他却不曾想过自己会因为一时的冲动,冲破了当时结下的约定,跑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国度来找他。

       正当他在门口有些犹豫是否要按下门铃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润.....?”

       在异国他乡用日语和自己对话,还能准确叫出自己名字的人只有一个答案。松本瞬间僵直了身子,他还尚未做好和樱井相见的准备。

        “你怎么一个人跑来这里了?国内的工作呢?”虽然相隔近十年,樱井却毫无隔阂之感,还如十年前一般关切地问着,“你要来的话也提前说一声啊,让我做好准备。”他盯着有些手足无措的松本,熟练地打开了房门,

       “进来吧。”他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让自己进门。

       

       快九年了,他们似乎有着默契一般不联系对方,到底是什么原因松本到现在其实都不是很清楚。或许是为了更专注地投入工作吧。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樱井一如九年前那样照顾着自己,让松本一瞬间有些恍惚是不是时间还是静止在了他们年少的时刻。

       “晚饭吃过了吗?”樱井抬眼看了下到进门为止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松本。只是一瞥,他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狂跳的心脏。他以为自己看花了眼,自己日日夜夜念想的那个人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这里。他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刚刚为了找这里还饿着肚子呢。”来人熟悉的声音和语气让樱井反应过来自己并不是在做梦,“翔君呢,还没吃饭呢吧。那就一起吃吧。”面前这个相较从前壮实了不少的男人一步步向自己靠近,让樱井反而全身紧张了起来。

        “翔君的家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乱呢。”来者也不顾一时间发愣的自己,自顾自地在不是很大的客厅内转悠。自从来到这里后,樱井就过起了单身汉的生活,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学习这里的语言,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收拾房间,连吃饭也经常胡乱对付着,好在这里盛产海鲜,可以让喜欢吃贝类的他一口气吃到饱。

       “看来饭也没怎么好好吃的样子。”松本突然转身,紧紧地盯着樱井的脸。松本知道樱井也有些没有适应这场突如其来的相遇,反而放松了下来占据谈话的主导地位。

       “我可不像你从小就那么会自己做饭。”樱井走向了冰箱打开上面的冰柜,“喝一瓶吗?”也不待松本回应,樱井便扔了一罐啤酒过来。

        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强势,松本不禁想到。


        当松本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樱井边坐在沙发上边看着那个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身影。九年了,曾经清瘦的那个男孩已然成长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他不时会观看日本的电影和电视剧,松本主演的片子他也一个不落地看过,照理说他应该是很清楚地知道松本的变化的。曾经有些稚嫩的模样成长为了眼里带着一丝凌厉的大人,曾经跟在自己后面叫着翔君的少年也变成了现在成熟稳重且万众瞩目的明星。看着在厨房忙碌的他,又恍若好像时间都没有变,自己面前的那个青涩的少年在褪去了明星的光环后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做好了,冰箱里没有什么东西就随便做了个海鲜饭。”他端出两份热腾腾的海鲜饭放在桌上,随即打开放在桌上还有点冰着的啤酒仰头就灌进嘴里。樱井有些失神地看着他好看的侧脸和下颌线,因热气沁出的细汗在些许昏黄的灯光下流淌到他的脖颈内,樱井不由得咽了口水。

       “你也快来吃吧。”他些许慌乱地低下头开始把饭往嘴里送。熟悉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蕾,虽然是当地口味的饭但融合了一丝日本的味道,他开始怀念起了远在万里之外的故乡。

        “你还好吗。”松本冷不丁的一句问话将扯远的思绪一秒拉回了现实中。

        “你这是什么问题?”樱井灌了一口啤酒下肚,冰过的啤酒让他烦杂的思绪冷静了下来。

        “字面上的问题。”松本看似轻描淡写地吃着饭,却有些紧张地盯着面前的人。

        “我能有什么问题。如你所见终于来到了这里,只是一开始不太适应这里的气候场地和比赛对手罢了。你别告诉我就因为这点小事就大费周折地跑来这边找我吧。”樱井扒了一口饭,似乎想躲避对面些许炙热的目光。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种无所谓的态度,”看着他那口是心非的样子,松本就突然气不打一处来,“从以前就是这样,有什么事都不愿意说出来。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樱井抬眼对上了对方既愤怒又忧伤的眼神,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又一次伤了面前的人。

       “我只是不想让你看到我不如意的样子罢了。”樱井突然有些脱力地瘫倒在沙发上,觉得自己伪装了许久的外壳在松本面前总能土崩瓦解。他总是想在他面前塑造成一个坚不可摧的形象,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从以前开始就不愿把自己的悲伤和痛苦告诉松本。

       “我以为过了这么久的时间,翔君能有所成长了,没想到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耍酷。”松本见他这样,语气也不由得缓和了下来,但还是忍不住挖苦他一番,“要是觉得在这边待不住的话回日本不是也很好吗,国内联赛的薪水也高还不用在这边受气。”

       “你以为我是为了谁才这边拼命努力踢球的。”樱井突然坐起来也直直地盯着松本的脸,“你难道忘了当时我们定下的约定了吗。”

       “那么你又以为我是为了哪个首战就出师不利被换下场的人,才放下那些繁重的工作特意飞来这里的。”松本不甘示弱地回敬道。

       “我又没求着你过来看我,再说我自己能调节好。”樱井又突然恢复了刚才那股犟脾气回嘴道,“再说了距离4月27号不是还有半年多的时间吗,你这样过来是破了我们的约定了。”

       “那种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实现的约定见鬼去吧。”松本啧了一声,脑海里回想起二宫之前说过的话,“我怕不来见你的话我会后悔。”他有些懊恼于说出了和二宫当时劝他时说的那句话。“你已经实现我们的约定了,成为日本最强的射手。而我也履行了我的诺言,爬到了娱乐圈的顶端。时间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我想见你,就这样。现在的我已经拥有了来见你的资格,提前一年半载的又有什么区别。”

       “但是破戒的人就应该受到惩罚。”

       不待松本反应过来,樱井就突然袭击了他的喉咙,轻咬了一口,又在上面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有时候我真的后悔放手让你走上娱乐圈这条路。”樱井低吟着轻琢着松本的脸颊,“你不知道每次我在电视上看着你的吻戏的时候有多想把你们分开,像现在这样侵占你。”在落下一连串的亲吻后,他有些留恋地用嘴唇描绘着松本好看的唇瓣,

       “润,你根本不知道这九年来我有多想你。”


       思念有多沉重,在拥抱的时候就有多用力。昏暗的房间沾染上了一丝暧昧的情欲。松本无力招架樱井的猛烈进攻,只得半推半就地倒在地上,任由樱井在自己身上肆虐。他的动作看似粗暴,却处处照顾着松本的感受。抚摸、亲吻,樱井像对待着最珍贵的宝物一般小心翼翼地对待着松本,好像害怕眼前的人随时就要破碎在自己眼前一样。在被进入的那一刻,松本的内心突然有一种久违地被填满的感觉。他用力地掐着樱井宽厚的背肌,如受伤的小兽一般呜咽着,用他全身的细胞感受着樱井的存在。他紧闭着双眼,眼角因快感泛出了点点泪花,下一秒就被樱井温柔地吻去。两个如同久旱逢甘霖的旅人,纵情地享受着身体连接在一起的快乐,而紧紧相连的地方也诉说着对对方长久以来的思念。

       在一同释放之后,樱井放松下来拥抱着身下的人,声线有些嘶哑地说道,

       “我也履行了我的诺言,带你一起看到最美的风景了。”

       松本突然克制不住地小声哭泣起来,他此刻复杂的心情是难以言说的。九年来所有累积的思念、所受的所有艰难困苦都在樱井面前烟消云散,他知道,自己所受的一切煎熬都是迎接为了这一刻准备的。无论是在那株樱花树下也好,在遥远的异国他乡也好,他们都没有变,只要在对方的身边就是最温暖的那个避风港。

       “明年的4月27,你一定要回日本来。我会在那边等你。”松本看向了眼前的人深深的眼眸里。

       “嗯。你放心好了,我会在这边好好工作,明年回去和你一起拆开那个时间胶囊。”樱井紧紧地握住眼前的人的手与他十指紧扣,

       ”我从不食言。” 


       时间在松本回国后似乎过得异常的快。回来后便紧锣密鼓地进行电视剧的拍摄,投入工作的他很快就忘记了时间的流逝,转眼就到了约定的日子。他换上了最轻便的衣服,比平时更加快脚步地赶往他们的秘密基地。而当他到达那个地方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靠在樱花树旁等待着自己。

       “翔君!”他开心地挥着手呼唤着不远处的人。

       樱花树下的人转过身来,如他们初见那时一样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对他招着手。风起樱落,漫长的等待终于迎来了终结之日。松本一如少年时一般,飞速地冲向那个对他温柔笑着的人。他知道,今时今日,他再不是一个人度过。

       他们的约定,终于花开蒂落。


-完-


        


        


 
评论
热度(50)
© 秋日鹤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