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不曾擁有彼此。

【翔润】同居的二三事(短梗/不定期更新/甜向)

【翔润】同居的二三事(短梗/不定期更新/甜向)


一、提出请求


       松本润最近总是不太顺利。

       明明都和那个人互相表白心意了,手也牵了,抱也拥了,啵也打了,也上了本垒了,但是至那之后他们的关系似乎就陷入了停滞不前的状态。与此同时,自己因为最近总是接不到好的脚本活继而资金方面也响起了警铃,更是因为付不起几个月的租金问题快被房东卷铺盖赶了出来,好说歹说才让他又赖了快半个月。眼见着就快到离开的最后通牒时间,他仍没有解决好租金和住房问题。虽然他与樱井已经是恋人关系,但自尊心强的松本还不愿低下头向樱井说出自己的难题,甚至为了隐瞒这件事,从来没有让樱井翔上过自己的家门,害怕他一进家门就发现几近空空如也的家。

        而就在租期的前一个夜晚,松本愣是赖在樱井的房间不走了。一改往常会对自己撒娇求欢的模样,今晚的松本好像失了魂的木偶一般呆坐在床上。

       “这是怎么了,这么魂不守舍的。”樱井的一句话让松本一个机灵地跳了起来,他转头看到樱井正戴着眼镜,身穿自己在确定关系时送给他的舒适家居服,手持着咖啡,眼底略有不满地看着自己,“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你。”松本听出了话里满满的寂寞感,他发现对方因为连续地熬夜赶设计稿,好看的大眼睛下面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黑眼圈,正撑着疲惫在试探自己的状况。

       “翔君,如果我说我搬过来和你一起住,好吗?”松本不知道为何突然会脱口而出这句话,兴许是想到自己已经无望的租金,也许是心疼一个人住的樱井太过孤单。

       樱井被自己恋人突如其来的一句震了一惊,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就如同不好伺候的小猫一样,即使前一秒会和自己缠绵悱恻,下一秒也可能因为什么原因就突然离自己而去,他更是把自己私人的空间看得比命还重要,压根不让任何人靠近,包括樱井自己。他暗自思忖道兴许是松本遇上了什么麻烦事了。但聪明的樱井立即飞速地运转大脑分析可能的情况,无非是没钱了,或是想更多地和自己粘在一起了。根据自己的了解,后者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松本一直把自己的时间和他恋爱的时间分得很清楚,在他写稿的时候更是完全无法近身。而前者的话,无非就是最近接不到活了,鉴于他最近都不会跟自己沟通新的写作构思,这条成立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于是是在走投无路要自己收留他了。

       对上那双有些可怜的眼睛,樱井似乎看到一只被雨淋得瑟瑟发抖的小黑猫孤立无援地等待着人的收留。他是最受不得松本用这种眼神看着他的。

      “收拾好你的东西,明天就搬进来吧。钥匙我明天早上会去再帮你配一副。”樱井担心自己再这么直视他的双眼又会忍不住要了他,便背过身边赶稿边说道,顺便在一旁的手账上写下:

        明天去银行取钱帮润付房租。

        “但是我知道你不会同意让我白让你住的,那你就努力多做接点活来做,要实在没钱的话就帮我做饭和做家务还有其他的体力劳动来偿还。”樱井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我平时工作很忙,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安排好的,所以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可以自由使用房间里的东西。基本就这样了。”

       松本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会同意自己荒唐提案的恋人,“我以为你不会同意的。”

       “如果让小猫独自在外流浪的话,我怕是哪天被哪个奇怪的人捡走了都不知道。不如带回家放着更为妥当。”樱井的话语里透着藏不住的笑意。

       “你他妈的说谁是小猫呢樱井翔?!”松本抄起背后的一个枕头就要往他身上砸去,被樱井巧妙地接了下来。

        看来接下来的同居生活会很热闹了,他不禁看了眼雪白的天花板,不过如果是和他的话,倒也不赖。


二、关于打扫卫生

        虽然松本一直是秉持着:只要能找到自己触手可及的领域内的东西就可以不用太介意卫生的这条打扫原则,但自从和樱井同居以后他也不得不开始抓狂了:到底是为什么可以弄得这么乱的?!

          肇事者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略显无奈地看着最近总是在忙前忙后叮铃哐啷地整理着房间的自家恋人。他也是一个人生活习惯了,虽然设计稿堆得是多了点——按照松本的标准来说简直像垃圾堆一样——但樱井总是能很快地找到自己最需要的那张草稿,并且在满眼的雪白中找到所需的工具,所以他也一直是得过且过着。直到这位小祖宗搬了进来。

       “这个扫帚为什么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你这些稿子到底是还要不要了?”,“这些CD堆在这里的话我根本没法走路了!”,“樱井翔你为什么会有一只袜子跑来这里了?”……樱井有些头疼于那位像自家麻烦的老妈一样挑剔着自己房间的各个地方。虽说是挑剔着,但松本还是骂骂咧咧地边帮忙迅速地收拾起来。虽然他的数学逻辑不太好,但是松本惊人的打扫和收纳能力还是着实让自己震惊了一番。没过多时,整个房间就焕然一新。樱井已经多久没有看到这么干净整洁的房间了,他开始后悔之前自己生活过得是有多邋遢。

        “再弄乱一次的话我就再也不帮你弄了。”松本一手叉着腰,一手拿着冰镇的啤酒大口大口地往喉咙里灌,看来刚刚是真的累到了。

       “是,您辛苦了。我给您捶捶背。”樱井像个做错事的小孩灰溜溜地走到松本背后开始要给他捏肩捶背。

       “这还差不多。话说这样大扫除记一次,可以抵扣多少月底的租金了?”松本被捏得舒服得眯起了眼睛,放缓了口气问道。

       “估计,还得再多帮我搞几次卫生才能抵扣所有的租金。”樱井突然贴近松本的耳畔,轻轻地吹着他灵巧的耳垂,“还得我检查过后才能判断。”

       “你别给我得寸进尺啊,我可不是你请的钟点工。”松本察觉不对,立马跳了起来,羞愤地瞪着樱井。

       “那作为补偿,我也帮你做些体力劳动可以了吧?”樱井坏笑着伸手去戳对面人的腰部,却吓得松本拿着的啤酒掉在地上,撒了一地。

       完了,刚刚打扫的成果全部功亏一篑了。在两人都沉默了三秒以后,樱井眼疾手快地奔去拿抹布要来擦地。

        他可不想再一次听到松本的河东狮吼功响彻整个房间。


未完

 
评论(1)
热度(83)
© 秋日鹤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