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不曾擁有彼此。

【翔润】夜半电台(3)

前两章地址见此:

【1】【2】


(3) 

       “抱歉啊润,我来晚了。”松本插着口袋低着头,踢着路边的石子,百无聊赖地等待着那个已经好几天没见到的竹马,若有所思着,全然没注意到远处来者的声音。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我都叫你好几遍了。”樱井翔有些不满地推了一把他的肩膀,松本才恍然醒了过来,“没睡好吗?”樱井略显担心地看着他略显疲惫的双眼。

         “没事,就是这两天熬了点夜,”松本揉了揉眼睛,“倒是你,这几天都这么神出鬼没的,是有了女朋友就不要兄弟了吗?”他略显拙劣地地揶揄道。

        “嘿嘿,没有的事。所以你看我这不是来请你吃冰来了吗。”樱井摆了摆手,但相处了这么久的朋友怎么可能没有捕捉到他略带笑意的眼角。

        都说人的嘴巴是最会撒谎的工具,但是眼神和身体的动作都是骗不了人的。语言学上说过,话语只能传达出10%的意义,而90%的意义都隐藏在肢体语言中。松本看着他喜上眉梢的模样,神色不由得暗了一暗。

         也许只是不习惯这个恋爱白痴突然开始谈恋爱,不再和以前那样同自己那般好了吧。松本只得这样安慰着自己。

        “所以呢,最近和那个女孩子……叫什么来着?”

        “千奈,千奈。”

        “哦千奈,和她相处得怎么样?感觉看着挺可爱的,应该是你会喜欢的类型吧?”

        “嘛,就还行吧,”樱井吸了一大口软绵绵的草莓冰,和他料想的一样很好吃,甜而不腻的草莓酱满满地淋在细软冰凉的冰沙上,赶在夏天的尾巴吃上这么一口还是满满的幸福感,“润你快点吃啊,你不是一直想来吃吗,再不吃就化了。”他有些不满地看着小勺小勺挖着冰沙往嘴里送的那个人,

        “绵绵冰啊,就是要这样——大口地吃进去,才爽呢。”

        “我可不想像你那样那么粗野地吃这东西,”松本微皱着眉看着大口吃着冰的樱井,“所以呢,还行是什么意思?” 

        “你以前有这么八卦来着的吗?”

        “不是,你第一次谈恋爱......嗯,准确的说,第一次有女生要靠近你,我就怕你这人会不会太直了伤了人家。再说了我关心自己朋友的恋情有什么奇怪的吗?”

        “也是。”樱井若有所思地想道,“千奈很可爱啊,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很可爱,是很合我的胃口啦。而且之前送她回去的时候在路上碰到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家,她会跑过去帮她提东西;还很会做便当,虽然我一直跟她说不用特意为我做了啦,不过她还是会做了中午带给我,嘛人家都特意做了我也不好说拒绝,不过味道真的挺不错的,下次也给你试两口。啊不过,我们还没正式交往,现在也只是处于相互了解的阶段。”

        “我可不能抢了人家为你做的东西,”松本故意看向了窗外,“看来人挺不错的,我看你也是动心了吧。都说要抓住男人的心是要抓住男人的胃,我看千奈是深谙其道。”

        “你也就能酸酸我了,”樱井笑道,“你之前交往的那几个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啊,没要求你给她们做饭就很不错了。”

        松本沉默无言地又往嘴里送了一口冰,情绪也随着这凉意变得冰冷起来。他不是很想回忆以前的那些毫无营养的恋爱经历,对他来说可能并没有真的对什么女生动过真心,只是好奇和好看可爱的女生恋爱的感觉罢了。看着这样沉浸在喜悦感中的樱井,有一些若有若无的嫉妒感在心中滋生,也许是羡慕自己多年的竹马能遇到这样真心对他好的对象吧。

       “我是支持你的啊,”松本舔完勺子里的冰,拍了拍樱井的背,“真的喜欢人家的话就好好发展下去,别让她伤心了。”

        “喔!这是肯定的。不过就是以后可能没那么多时间跟你去瞎逛了,你没问题吧。”樱井眼里闪过了一丝忧虑。

        “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的事吧。我还不至于只有你这么个朋友。”松本故作轻松地笑道,“我可是比你有人缘多了。”

          “嗯啊。那有什么情况我再跟你说。”樱井一瞬间又恢复了往日活泼的语气,朝松本挑了挑眉。

         “到真的在一起了再跟我报告吧。”松本笑着把最后一口冰送进嘴里。


         在走出冰店的一刻,松本眯着眼睛看着不似盛夏时那般毒辣的阳光,自言自语道,“好像没有那么热了,夏天是不是快要过去了。”

         “是啊,感觉最近凉爽了许多呢。大概夏天就快要过去了吧。”樱井附和着他的话说道,“下次再来吃这家店吧,挺好吃的。” 


          然而这句话,却在很久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实现。


          有了松本的肯定以后,樱井也开始鼓起勇气回应千奈的示好。但毕竟是第一次,他还是有些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不敢和她有太过越界的行为;他也会经常来询问松本的意见,而每次都会被后者用白眼回敬,被嘲笑怎么足球队的绝对主力在这种事情上这么小心翼翼的。但两个人的感情还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升温,这也是后话了。


         但不同于心情仿佛开了快车的樱井,最近的松本心绪却越发地烦乱起来。自从那天察觉到自己的心意有些动摇开始给电台写信后,虽然尚未收到电台的回复,但他有些失控的情绪如洪水般涌来,似乎那个深夜电台是唯一可以拯救他的救命稻草,于是他便有空就开始写信投给那个电台。即使没有收到回信也好,只要有一个地方能接收他情绪的垃圾,即使是一个永远不会回复的黑洞,也能稍稍宽慰他复杂的情绪。而特别是樱井越是找他商讨那个女孩的事,心里的那个窟窿仿佛就越开越大。看着樱井认真的神情,他又不忍心完全拒绝他,只得在心里默默地叹着气,耐着性子听樱井跟自己询问意见。他是发自内心地希望自己多年的兄弟可以获得幸福,但是有些害怕自己多年的好友在交了女朋友之后就会弃自己于不顾。但他努力压制住复杂矛盾的心理,不让樱井看出来。

         而在又迎来一个电台播放日的夜晚,松本早早做完了功课,边拿出信纸准备吐苦水边打开收音机打算收听电台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名字却让自己不由得住了笔。

        “今天的第一封来信是来自一位名叫J的听众。嗯非常时髦的名字呢。那么这位J遇到了什么烦恼呢,让我们来看一下。”

        松本不由得揉起了面前整洁的信纸,他一瞬间想堵住那位电台主播的嘴让他不要把自己的心思暴露在听众的耳边。即使他知道是匿名的,即使这个电台的收听率并不高,但高鸣的心脏不断提醒着他自己拼命想隐藏起来的秘密即将被暴露于人前,仿佛自己的心情被赤身裸体地公开处刑一样。一瞬间,他有点后悔给电台写信了。

        “J有一位关系很好的朋友最近第一次有女生接近他了,他感到非常的吃惊也有些心情复杂。觉得这没女人缘的家伙居然也能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接近他。嗯这看来是嫉妒对方了呢。但是在看到他们一起回家的时候却又觉得心里有些复杂的感情,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想法。啊,这真的是有点复杂的情况呢。一边是有些羡慕嫉妒对方可能会有不错的对象,但一边又不希望对方离自己而去。这大概是很明显的占有欲了呢。这位J如果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想法,可能对这位朋友已经产生了特殊的感情了呢,只是你自己还没有察觉罢了。那么这时候到底是要继续应援自己的朋友,还是要就此放弃只做普通朋友,应该是你现阶段应该考虑的问题了。希望我的回答对你有所帮助。”

         松本想不起在听这段广播的时候自己是如何用力地攥着手里的信纸,手汗早已打湿了纸,他必须要感谢这位主播没有把全信都念出来,而只是念了大致的意思,这也许也是他为什么会如此放心地给这个节目投稿的原因吧。熟悉的电音似乎一下让自己连日来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

        是啊,只是承认这个事实怎么就这么难的。他不禁苦笑道。

        只是这是一个早就已知答案的题目。他们都是男的,是多年的好朋友,都喜欢漂亮的女孩子。也就注定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感情会无疾而终。而松本知道,无论樱井和那个叫千奈的孩子最终如何,他都不会放弃这个朋友。

        松本笃定地相信着这个答案,第一次在途中关掉了收音机,爬上床睡觉。

        这时的他还没意识到,这世界没有什么是不会变的。就如同他和樱井翔的关系,他对樱井翔的感情,都随着千奈的到来而发生了剧变。所以即使是当下如此坚定的想法,也会随着外力的变化而产生改变的。


未完


 
评论(2)
热度(24)
© 秋日鹤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