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不曾擁有彼此。

【翔润】同居的二三事(2)(短梗/甜向/本期含夏疾风梗)

【翔润】同居的二三事

【1】


三、关于蘸酱

       樱井翔一直号称是事务所里的吃货,对其他的东西可以随便,但对美食是绝对不会降低自己的要求和标准,但相对家里某个人来说自己还算随意。比如现在,樱井就看着家中逐渐增加的蘸酱叹了口气。他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吃个鸡块或者可乐饼也一定要沾特定的酱,对他来说番茄酱也好、烧烤酱也好、胡椒酱也好甚至只有柠檬都可以将这些食物锦上添花。

       “差别真的有这么大吗?”樱井试图将松本的特定酱料藏起来,想让他试试用不同的蘸料沾鸡块,味道也是很不错的,但是每次松本都会像得不到想要毛线球的小猫一样烦躁无比,用无比怨念的眼神瞪着樱井,“差别就是这么大,不是这个酱的话味道完全是天差地别。你藏哪里去了,快拿出来给我。”樱井每每都觉得这样瞪着气鼓鼓的眼睛的松本就像隐约炸毛的小猫,伸过来的手就好像霸道地要求着玩具的猫爪一样,但这一次,这反而让他更想挑战一下眼前人的底线。

       “润,就一次,你试试用柠檬沾鸡块。我保证味道很棒的。你试了这一次的话我就把你的酱料还给你。”樱井把装着柠檬汁的盘子推到松本面前,“有时候不要太固执于一个东西,多尝试一些新的东西,也许对你写剧本也是个新帮助不是吗?而且这个柠檬我加了点甜,一点也不酸的。”

      “剧本”这两个字如重锤敲击在松本润的脑袋上,最近剧团也好,出版社也好都说自己的创作似乎遇到了一个瓶颈,一直无法突破一个固有的模式。当然这事他是没有和樱井说过的,但对方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提到这个事,仿佛看穿了自己的心事一般,他的心底不由得慌乱了一下。

       但松本是不会让对方抓到自己动摇的尾巴的,他的好胜心不允许他妥协于樱井,还偏就要试试这味道然后再用自己的理论告诉樱井他是错的。

       “不就是柠檬汁吗,这有什么不能试的。”松本信心满满地将炸鸡块放入酱汁内慢慢地翻滚了一圈,直到柠檬味浸润整个鸡块。然而放入嘴里的一刻,他就后悔了。

       “这什么鬼东西啊酸不酸甜不甜的,鸡块味都吃不出来了!?”松本强忍着吞下了那口可怜的鸡肉,“快点把我的酱汁拿过来,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美味。”

        樱井不禁在内心哀嚎起来,因为这天之后可怜的柠檬就彻底消失在了自家的厨房里,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样的松本款特制酱料。

        管他什么新的酱料,就算我再怎么写不出突破自己的好剧本,在吃的上面是绝对不会让步的,松本想道。


四、关于剧本

       “这是干嘛呢,买了这么多衣服回来,你是要cosplay吗?”樱井有些不解地看着自家恋人拆着刚送来的快递,边拆边嘴里念念有词道。“这什么东西?制服?还有这什么玩意?白头巾?白色工装服?这干嘛用的?”樱井走过来翻了翻这些崭新的制服,有点丈二摸不着头脑。

       “这是我的新剧本中要用到的东西,”松本抬起头兴奋地说道,“是要讲一个高中的故事,有五个角色,化学老师、吹奏部老师、清洁工、警备员和刷墙工,要从不同的角度讲发生在这个学校的事。”

       “诶~听着好像挺有意思的。所以呢这是要发生什么故事?这五个人会有什么联系吗?”樱井饶有兴致地问道。

        “比如清洁工不是每天都会在校园的各个角落打扫嘛,那就可能会看到一些一般人看不到的事,也可能会偷听到一些八卦或者重大的秘密,你看我们平时在学校的时候不是都会忽略清洁人员的存在说什么人的坏话嘛,反正他也不会去说。但是从清洁工的角度来说反而是掌握全校秘密的人,不是很厉害吗?”

       “唔,照你这么说确实是这样,那么化学老师和吹奏部老师呢?”看到樱井对自己的新剧本有兴趣,松本更加滔滔不绝了。

       “学校里最重要的不就是老师了吗,一个代表是学科的老师,一个是课后社团的老师,看似都是老师,但是看到的情景却是截然不同的。怎么说,我高中最喜欢的就是化学老师了,因为穿着白大褂,还是个非常温柔漂亮的老师,学生不都会遐想吗?嘛虽然我喜欢她是因为她课上得好。总而言之,化学老师就是给人感觉就是温柔,然后可能喜欢做各种实验,比较悠闲的一个职位对吧。再加上学生应该都会很喜欢这个角色,所以可能和他或她的关系会比较亲近,所以化学老师看到的可能是学生比较可爱撒娇的一面。而且化学老师一般待在实验室,有点与世无争的感觉,应该和同事们的关系也会不错。”

       “你这么一说好像挺有道理的啊,也就是说从不同的人眼里可以看到同样事物不同的方面。确实挺不错的。那么吹奏部老师呢?”樱井拿来两杯咖啡,一杯递给松本,一杯自己津津有味地边听故事边喝。

       “这吹奏部的老师可就更受欢迎了,”松本用咖啡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你想啊,会乐器的老师肯定是学生们仰慕的对象对吧,如果再加上是个大帅哥的话,你觉得会怎样?”

        “肯定会被很多学生暗恋吧。”

        “正是如此。但是和化学老师不同,这位老师应当是对音乐有严苛要求的,反而会对社团内的学生相当严厉,但是这反而让青涩懵懂的高中生更加趋之若鹜,芳心暗许。所以大家会对他有些想靠近,却又不敢靠近的感觉。”

       “那么在这位老师眼里,大概学生们又是有些胆小,却又很想努力挑战新事物的感觉了。”

       “是的,”松本点了点头,“他心里也是明白学生对他的想法,但是碍于师生的身份他也不能有所回应,所以可能是比较苦涩的故事了。”

       “也许转头就去跟化学老师诉苦,或者被清洁工听到了也说不定。”樱井想象着画面笑着说道,“那么最后的警备员和刷墙工呢?感觉和清洁工也是差不多类型的角色呢?而且好像和学生或者老师没有太多的交集吧?”

       “警备员倒是还好,每天可以目送各式各样的人出入校门。但是刷墙工嘛……说实话我也还没想好。所以才想买这两个人的制服来自己扮演看看找找感觉。”松本有些苦恼地望着眼前的两套制服,“不然翔君来试试这套白制服,我来试试警备员的衣服好了。然后看看能不能想到一些剧情?”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这么用心地塑造着角色啊。”樱井无奈地笑了笑,他知道自己这位认真的恋人在工作上的执着一点都不输给做设计的自己,但也许是他的这份较真和不服输的劲让自己心动的吧。樱井边试着衣服边想到。

       “吼,居然还挺合身的嘛。”换好警备服的松本回头看了眼自家的恋人,感到意外地合适。“你这个大圆脑袋包上头巾以后还挺可爱的哈哈哈。”他有些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好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倒是你穿上制服还像模像样的。然后呢,你有想到什么了吗?”

       “翔君试着拿一下刷墙的工具我看看。”松本边端详着樱井,边把工具递给他,“做一下刷墙的动作我看看。”

       樱井接过工具,按着自己想象的动作那样在墙壁上模拟起了动作,时不时地还做出擦汗的动作。“我觉得设计师耽误了你这个演员的天分。”看着有模有样的樱井,松本不禁笑道。不过这身装扮确实意外地适合他,平日都戴着眼镜穿着笔挺的西装上班的樱井,没想到还有这样野性的一面,松本似乎又被戳到了某个点,脸微热了起来。

       “话说,你觉得如果是学校的投资方想要体察民情故意扮成刷墙工的样子来视察学校的话怎么样?”樱井突然冷不丁地说了一句,“你看,这样的话有个反差的感觉不是很有话题性吗。平时是有钱的富家子弟,可是竟然会扮成刷墙工的样子看看学校是什么样子,肯定很有趣吧。”他有些沉浸在自己构想出的情节来。

        “但是一下子就被我这个警备员看穿了吧。平时大家可能没法接触到高层的人,但是对于记得住所有进出学校的人脸的警备员来说是太容易不过的事情了。”松本也有些代入到了剧情中。

       “不过这是个不能被揭穿的事情,不然就没有微服私访的意义了。”顺着他的思路,樱井眯着眼说道,“所以这成了刷墙工和警备员两个人之间不可言说的秘密。”

       “啧,怎么听得两个人好像有一腿似的。”松本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脸别向一边,啧地皱了皱眉。

       “那照你这么说,穿着这样制服的我们俩,难道不是也在谈恋爱吗?”樱井歪嘴轻笑了一下,眼神却直直地盯着眼前这个有些不敢直视自己的恋人,“然后我也不是专业的刷墙工,所以有强迫症的警备员先生就趁人不备的时候偷偷帮忙刷了刷墙。但是啊刷墙工还是不想太快结束这个工作,想多看看他,所以呢就让警备员先生自己把自己刷好的墙弄脏,就只好重新再刷一遍了。”

       松本红着眼瞪着眼前轻描淡写地叙述着故事的樱井,他何尝不知道那人话语中隐藏的意思。“你丫是不是A片看多了想那些有的没的?”

       “我什么都没说啊,倒是我的松本大作家,是不是自己想了些不该想的事情了呢?”樱井慢慢靠近眼前开始慌乱的恋人,“还是松本警备员想试试预演一下我刚刚说的剧情,更好帮你写出这个剧本呢?”

       虽然使劲想推开眼前这个人,但不得不说松本也被说得有些心动。“我的剧本今天完不成了可都是你的锅了樱井翔。”他努着嘴仍不甘心地说道。

       “那就都丢给罪魁祸首的我吧。”话音刚落,樱井就在他嘴边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未完


 
评论
热度(72)
© 秋日鹤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