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不曾擁有彼此。

【翔润】同居的二三事(3)短梗/不定期更新/甜向

【1】【2】

本期含出租车撒娇梗


五、关于出差

      受事务所的委托,樱井翔必须到海外出差五天。这也是他和松本润同居几个月来第一次分别这么多天。

       “我不在的话,你一个人没事吧?”樱井边收拾行李边问坐在桌边埋头赶稿的松本润。

      “能有什么事,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和你一起住之前不也是自己过的吗。”松本从厚厚的参考书中抬起头。因为连续熬夜赶稿,他的精神状态不太好,“而且这几天剧团稿子催得紧,估计都没时间去想你不在的事。倒是你,出国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喝太多酒,早点休息。”樱井翔看着眼前这个每到截稿日期就开始拼命工作的恋人就一阵心疼,以往自己都会带他到外面去搓一顿慰劳他,但这回实在没办法陪伴在他身边。

       “你才是,稿子写完就早点睡吧别出去喝酒又喝到断片。”樱井想起在和他交往前松本有一次写完稿子在酒吧里酩酊大醉地喊着自己名字的情景,不禁皱起了眉。

       “好了知道了,我的大设计师。你弄好就差不多可以准备出发了吧。给我带礼物就好了。”松本头也不抬地回复道。

       他就是这样,在工作的时候对自己的态度突然冷淡下来。樱井轻叹了一口气,继续收拾行李。

       

       “那我走了。”

       “嗯,一路顺风,到了给我个信息。”

       松本歪在门口懒懒地和樱井挥了挥手,目送他出门。

       关上门的一瞬间,他摘下眼镜,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眉头,第一次觉得没有樱井翔的家里是如此的安静。虽然这本就是樱井的家,房子的所有地方都没有变,但突然没了那个熟悉的气息,一瞬间竟有些不太适应。

       “是稿子写久了出现幻觉了吧。”松本努力摇了摇头,洗了把脸,泡了杯咖啡,坐在电脑桌前继续奋战。

 

        第一天,以松本润赶稿赶到凌晨三点,连手机都没力气看,倒头就睡结束。


        第二天早上,睡到九点就突然被闹钟惊醒的他,揉了揉酸胀的眼睛,洗漱完毕后又开始坐在电脑桌前进行最后的润色修改。直到下午两点,在敲下最后一个符号后,他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像小猫一样伸了个懒腰后,开始查看手机,在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后全然忘记了几天几夜的疲惫,嘴角不禁弯起了小小的弧度。

       “翔君:

        我到了。你工作做完了没,看到了的话给我回个信息。”

        松本快速地回复了一句,“嗯,全部搞定。”后就锁上了手机,开始百无聊赖地在这个房子里溜达起来。

          这应当是他第一次这么仔细地欣赏这个他已经居住了有几个月的房子。和初住进来的印象不同,在他的努力下已经从杂乱无章变得整洁有序了许多。他想起了最开始的一个月和樱井翔因为打扫房间的事僵持了好几次的事,最后在他的坚持下樱井翔也开始逐渐养成了收拾屋子的习惯,虽然大部分还是自己在做。他看着一尘不染的地板,心情愉悦地踱到客厅。客厅的正中央挂着他们俩共同喜欢的那个艺术家的作品,他有些出神地望着那幅画,思绪又飘到了当时一起去挑画装饰时,两人不约而同地指向那幅画的瞬间。“翔君还真是意外地品位不错嘛。”松本自言自语道。而下面的透明壁橱里放着他们拍的照片,有风景照,有合照,有互相拍的照片,还陈列着樱井作为设计师还有他作为剧本家得的各种奖杯。他想到了自己的恋人得奖的时候兴奋的样子,还有在他们交往前夜樱井对他的那个一点都不浪漫的告白,“我如约拿到了这个奖,润就和我交往吧。”的情景。想到这,松本的脸唰地一红,赶紧移开了视线。而转头望向那个不大不小的沙发时,他想起了崇尚简洁的樱井不喜欢在沙发上摆其他的东西,而在自己的影响下多了一两个可爱的玩偶靠枕,虽显得和沙发的风格有些格格不入,但这也证明了松本在这边生活留下的痕迹。

        又走进了厨房,松本看到了整整齐齐摆放的两个碗,两双筷子,他专用的锅铲和刀,因为樱井一直是外食派,在自己住进来后厨房才有了点生活的感觉。松本这才想到工作了这么久后肚子有些饿,他打开了冰箱随意做了点意大利面。而在要开始吃的时候,“我开动了。”他一如既往地说着,明明是和以前一样的话语,却没有听到本应坐在对面的那个人的声音,松本有些发愣。才短短的两个月,他已经有些不习惯自己吃饭了吗。他不想去想太多,只是胡乱地把意大利面大口塞进嘴里。也不是第一次自己在家吃饭,但没有那个人和他说着公司的事,松本还是不免有些想念。

       而这开始滋生的情绪在夜晚来临时更甚。在吃完晚饭后,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打开电视看着自己平时爱看的节目。电视声和笑声让他暂时忘却了安静的房间氛围。但在节目结束后,在他准备洗漱时,摆在自己的被子旁边那个空荡荡的杯子却刺眼地提醒自己现在只有一个人在家住的事实。

       只是第二天,他就有些想念那个会陪着自己吃晚饭,在看电视时爽朗地笑着和他一起喝啤酒,比他早洗漱的那个人。松本不禁有些懊恼。虽说这是他第一次和人同居,但才几个月就养成的习惯和依赖居然就这样让人心烦意乱。他打开手机,看着空荡荡的信息箱,不免更加烦躁。


       夜晚,和客户开完会一身疲惫回到酒店的樱井翔在打开手机的一刻却不禁笑了出来。

       “润:

        你工作结束了吗?怎么一天都没给我发信息?”

        他看了眼时间,日本那边已经深夜四点了,松本应该已经睡了。于是,他简短地回了句,

        “开会太忙了,刚刚结束。你呢,一个人还好吗?”

        然而过了好一阵都没看到回复,樱井翔只得起身去洗漱,也早早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以松本润的寂寞值20结束。


        “哎呀我说这是谁呢,J你今天居然这么有空要约我喝酒的吗?”次日,电话那头传来有些幸灾乐祸的声音让松本不禁揉了揉太阳穴,

       “你就说你能不能出来吧。我正好剧本写好了可以休息几天。好久没见了就出来聚聚吧。”

       “你那位精英的设计师恋人呢?怎么没陪你出去喝一杯?”电话那头混杂着电动游戏的声音,男声有些听不清楚。

        “他出差了,五天,所以我们出来喝酒吧。”

        “什么啊,他不在才想到我。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好了,今晚我请客。来不来?晚上十一点老地方。”

        “唔......看在你要请客的份上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去吧。没别的事了吧,那先挂了,这局快输了。”

        早知道就不约他了,挂了电话后的松本在心里啐了一口。但是没办法,谁让二宫和也是自己最铁的哥们,有什么事虽然嘴上说着不想动,但每当自己遇到事的时候第一个挺身而出的还是他。


        “所以呢,你这是受不住寂寞要过来找我叙旧了吗?”有些昏暗的灯光下,二宫点了支烟,喝了一口伏特加,有些懒洋洋地问着自己的发小。

        “我说你,我只说叫你出来吧,这位是怎么回事?”松本看着他边上坐着的人,不免有些不爽地问道,“你这是秀恩爱要秀到我跟前了吗?”

        “智君说他也好久没喝酒了,想跟我一起出来来着。你别管他,反正也只会默默地在旁边听。所以呢,这么突然叫我出来干嘛?”二宫不想让松本把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

        “咳......我是想问下nino你,同居以后是不是真的关系会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松本喝了口啤酒,缓缓地开口道。

       “松本润的恋爱烦恼。嘛,肯定会变得不同的啊。原本都是分开生活的人,突然搬到一起成了互相最亲密的存在,肯定会相互磨合,也会为了对方做出各种改变的吧。这种羁绊是更深层,像亲人的感觉吧。”二宫难得认真地看着松本的眼睛回答道。

       “那你和大野君同居以后,如果有一方要出去好多天的话,你会怎么办?”

       “当然是很想念了。但是我的话没关系的,反正他有他的鱼要钓,我有我的游戏要玩,我的吉他要弹,所以时间一般都会过去得很快的。”二宫笑着回答道。

       “让自己忙碌起来。”松本若有所思地重复道。

       “是啊,而且一个人的时候更容易专注做事吧。”

       于是,松本难得没有在外面和二宫大野喝酒喝到太晚,而是冲回家里打开电脑继续了下一部剧本的构思。

       第三天,以为了努力压抑50%的寂寞值而努力工作的松本为结束。


       但是这个方法在第四天似乎不太管用。松本呆呆地望着有些空荡的衣橱,眼前仿佛看到了每天早上站在衣柜前麻利地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樱井翔,他常常会嘲笑樱井因睡相不太好翘起来的头发。想着,他的身体有些不受控制地打开了衣柜,樱井常穿的几套衣服还整齐地挂在里面,他小心翼翼地拿了一件出来,脸埋进了白衬衫里,上面还有熟悉的衣物清新剂的味道,还有一点他常喷的香水味。如果是平时的松本是绝对做不出这种事的,甚至还会大喊着恶心。然而此刻,他却站在衣柜前贪婪地闻着自己恋人身上的味道,仿佛这味道能让自己安心下来一般。

       在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痴汉后,松本慌忙地把衣服挂回原位,又开始端详起衣橱来。樱井除了工作外都不太有时间出去逛街,因此私服也不太多,都是比较单一的运动服。

        不然去给他买几件衣服,给他一个惊喜吧,他思索道。

        心动不如行动,松本火速前往青山自己喜欢的几个品牌店血拼了一个下午。双手满载而归,然而钱包也是空空如也。除了给樱井挑了几件衣服外,自己也忍不住买了一样的款。

       情侣款这种事,想想就要恶心死了吧。松本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地回到家里,只希望那个人回来以后会喜欢吧。


       “哈哈哈这可真像是润君会做的事啊。”是夜,松本的二号酒友相叶雅纪在听闻这几天的事后放声大笑道。

       “啧,我平时可不会做这种事。”

       “不过还真是羡慕樱井君啊,能让平时这么高高在上的松本先生这样牵肠挂肚,看来不是一般人呢。”

       “你就少说两句吧。二宫也是你也是,怎么一个个都取笑我。”松本烦闷地灌了一杯酒下肚后,没好气地回答道。

        “好好好,不说不说。不过真的让我惊讶,同居以后居然会变得这么不一样的吗?润君这么怕寂寞的人,肯定很想念他吧?”相叶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背。

       “谁想他了。”松本突然提高了声音说道,“嘛,说想……也是有点想……可是这几天他也不给我发几个信息,每天就是’早上好,今天工作怎么样忙吗?’,’晚上好,今天有好好吃饭吗?’之类的短信。我才比较担心他有没有又过度工作,是不是又乱吃东西了。”几杯酒后有些上头的松本突然开始喋喋不休地抱怨起那个出差几天也没点实质关心的恋人来。天知道自己有多疯狂地想念他。

       “好了好了,反正明天就回来了不是?你这是醉了吧,要么今天先这样?你先回家休息?”相叶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我才没醉,这么几杯怎么可能灌倒我。来我们继续。不要再为那个没良心的樱井翔烦恼了,今晚放开喝,我请客。”醉眼朦胧的松本晃晃悠悠地举起手里的杯子毫不示弱地叫道。

        唉,又喝醉了,相叶无奈地摇摇头。好在樱井在出差前给自己发了短信说如果松本喝得烂醉如泥的话一定要二话不说把他送回家。还真是很了解自己这个好友了,看着眼前这个快趴下的人,相叶不禁想道。

       在把人放上出租车后,相叶跟司机说了樱井家的地址,目送松本安全地坐着车回家,这才转身往车站方向走。

       然而喝醉的松本可不是会乖乖睡觉的主,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想也不想地点开通讯录的第一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在嘟了几声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声。

        “樱井翔,你这几天为什么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你知不知道我他妈想你想得都快发疯了。这才第四天,我觉得我都不像我自己了。靠,你回来以后我就要搬出去,马上,马上搬出去。”他有些含糊不清地说着话,话语看似是在威胁,但因为醉意的原因在樱井听来更像在对自己撒娇。自己又何尝不想念他,只是这几天工作太多,他实在忙得脱不开身,连打一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他不禁有些后悔,明明知道自己家里那个就是个怕寂寞的主,虽然嘴上总是嚷着没事,但是自己清楚这其实是要自己更亲近他的信号。

       “松本润你最好在家里给我待着,回去以后先把你收拾了看还敢不敢给我搬出去住。”樱井压低了声音冷静地回答道。

        这句话让松本的酒醒了三分,他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那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何。”

        第四天,以寂寞值满点且喝醉酒的松本和满衣柜的新衣服为结点。

        

        最后一天,樱井乘坐着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到了东京。在拿好行李出机场的一刻,他远远看到了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一扭十八弯抱着胸,一脸冷漠地看着出口。在看到自己出来的一刹那,原本有些灰暗的眼眸一瞬间有了色彩,樱井加快了步伐走向他,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松本望着眼前的人,终于露出了最灿烂的笑容。这个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五天,以樱井带着礼物满载而归而圆满结束。


PS:回到家后,樱井还来不及好好和松本诉说这几日的思念,就被眼前的新衣服晃得头晕。

        “你又买衣服了??”他有些头痛地问道,

        “翔君平时都没时间逛街,我看你也没什么新衣服,正好这几天有空就去买了。我也买了一样的款哦,怎么样是不是超帅的?还有啊,你看看你堆在这边的东西我给清出来了,你到底要还是不要?还有啊......”一进房间后,松本就回到平时的样子一般喋喋不休地说着。

       看着眼前忙前忙后的恋人,樱井也不由得放松了表情,温柔地望着他。只要回到这个家,和这个人在一起,不管发生什么事,自己似乎都能熬过去。

       “你会不会给我尺寸买大了?我出差了几天好像瘦了不少。”

       “真的假的?你是没好好吃饭吗?”松本关切地跑过来问道。

       “骗你的。我怎么可能放弃国外的那些美食。”

       


未完。

 
评论
热度(57)
© 秋日鹤_ | Powered by LOFTER